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进店的年轻男女,从外表来看极为般配,男生挺拔英俊,气质神秘缥缈,又带点邪魅狂狷。

女生更是少见的美人,描了眉,画了眼线,卷了睫毛,让本就漂亮的五官,愈发的精致有神。

圆润的脸蛋乖巧甜美,配上淡妆,便又有了小御姐的妩媚性感。

恐惧天王的目光,在年轻女人脸庞一掠而过,聚焦在了男生身上。

元始天尊?!

他冷峻的脸庞露出了一抹笑意,嘴角轻轻挑起,如同逮住老鼠的猫。

见过元始天尊真容的邪恶职业不少,守序职业更多.

作为灵境行者中,站在最巅峰的那一小撮人,恐惧天王想要知道元始天尊的相貌,一点难度都没有。

“运气不错!”

他凝视着镜子里,骤然停下脚步的年轻人,颇为愉悦的自语。

“!!!”

张元清满脑子都是感叹号!

随着权限的提升,他早已不再是当初的菜鸟,各大邪恶组织里的高层(主宰),他几乎都看过资料和肖像。

除了外貌变化莫测的虚无教派,灵能会三大分会和兵主教的天王、神将,他都深深记在脑海里。

所以,张元清一眼就认出了恐惧天王。

这位天王之首,此时的容貌与照片里的一模一样,英俊、冷峻、优雅,还有两枚招牌式的银耳钉。

恐惧天王?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我逛个街,特么就遇到了恐惧?!

张元清脸色缓缓苍白起来,肾上腺素飙升,额头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他的心脏砰砰狂跳,像是要超负荷爆炸。

张元清有种“天亡我也”的绝望感,以及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胜过他之前遇到的一切,S级副本和纯阳掌教夺舍危机,都远不及这次。

这可是半神级的邪恶职业。哪怕恐惧天王什么也没做。“呼哧,呼哧”

他的呼吸悄然加重,情绪在脑海里爆炸。

“停在这里干嘛?”小姨困惑的拉着外甥进店,“进来呀!”

但不管她怎么使劲,张元清纹丝不动,目光死死的盯着左前方的全身镜。

离开这里,马上……求生本能驱使下,张元清拉着小姨,一步步后退。

突然,后背似乎撞到了墙壁,阻断了退路。

“咦,怎么回事?”江玉饵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她茫然的看着不存在的墙,完全没搞清楚状态的模样。

张元清深吸一口气,“啪”的打一个响指。江玉饵和导购员齐齐呆滞,眼神空洞。她们被魅惑了。

接着,张元清绷紧肌肉,低下头,朝着全身镜前的青年,躬身:

“见过恐惧天王。”

恐惧天王淡淡的“嗯”一声,此时,他的注意力已经回到自己身上,正打量着纽扣,抚平领口的褶皱,拍去不存在的灰尘,如同一个普通的客人。

张元清沉声道:

“恐惧天王,你不该设下禁制,不该限制我们的自由。当然,这么做,也是你的自由。”

听到这句话,原本散漫的审视新服装的恐惧天王,抬起眸子,看向镜子里的元始天尊,他的表情一改冷淡,笑道:

“有意思。”

说完,他扬起手打了个响指。

只听“啪”的一声,笼罩在服装店外的禁制消失了。

恐惧天王微笑道:

“离开是你的自由,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方式限制别人的自由,我很欣赏你刚才的话。不过,走是你的自由,杀你是我的自由。

“重新认识一下兵主教,恐惧天王。你呢?”

“元始天尊。”张元清没有隐藏,因为这没有意义,他低声道:

“请让她们离开,她们只是普通人。”

“这也是你的自由。”恐惧天王微微颔首。

张元清当即望向小姨,低声道:“小姨,回家去。”

目光呆滞的小姨拎着包包,转身出门。

导购员也在张元清的幻术影响下,提前下班离开。

旋即是收银员和另外三名导购员,陆续离开商店。

呼,不错,多多少少拖延了点时间……张元清心想,他也没有闲着,利用导购员和小姨陆续离开的时间里,他分出一半意识,降临到血蔷薇体内,把自己的遭遇告知了关雅。”

关雅会通知傅青阳的。

“接下来怎么办?是直接纳头便拜,高呼饶命,还是高歌一曲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来博取恐惧天王的好感?”

“资料上说,恐惧性情古怪,喜怒无常,没有魔眼那么偏执固执,面对魔眼,只要不做坏事就不会死,但恐惧天王显然不吃这套”

张元清脑子里念头急转,思索着对策。他悲哀的发现,眼下除了等待营救,没有任何办法。

自救的手段几乎没有,几件极品道具在郡主身上,即便在物品栏,也不可能抵挡恐惧天王。;

另外,恐惧天王就是冲他来的,目的性很明确,魔君的那套方法,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偶遇,或许管用,眼下却难说。;

在他展开头脑风暴之际,恐惧天王离开全身镜,指尖抚过挂在衣架上的服装,随口说道:

“来买衣服?”

啊?张元清愣了一下,“是,是啊”

“这件衣服不错,很适合你的气质。”魔眼天王取下一件休闲西装,丢了过来,道:“高天原的钥匙在哪里?”

张元清不敢接,又不敢不接:“在我的阴尸身上。”

恐惧天王看他一眼,“是真话,你进过高天原了?”

张元清表情紧张的点头。

“里面有什么?”恐惧天王问道。

刚才我说钥匙不在身上,他说是真话,恐惧天王有测谎能力?询问我高天原内的情况,省得自己再跑一趟?算盘打的真好,不过对我来说,是拖延时间的机会……张元清脑力运转到极限,表面维持着恭敬姿态,把高天原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描述了一遍。;

“青铜神树?”恐惧天王凝眉自语。

“那似乎是乐师和学士相关的物品。”张元清壮着胆子说。

如果不是恐惧拥有测谎能力(道具),他会假意说:就连徐福都没有参悟它的奥秘,似乎是件没有价值的东西。

恐惧没搭理他。

张元清想了想,又问道:“天王,您知道娲皇吗。徐福记事里提到,高天原里的宝物,是娲皇所留。”

一方面是好奇心驱使,另一方面是为了拖延时间。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