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叮!雷神、玻瑞阿斯道德值清零,击杀两人可获得丰厚奖励。]

[叮!雷神、玻瑞阿斯道德值清零,击杀两人可获得丰厚奖励。]

傅青阳的大别墅里,翟菜、夏侯傲天、关雅、天下归火齐聚一堂,听着耳畔不断传来灵境提示音,脸色严肃又凝重,还透着几分焦虑。

两天时间里,灵境的通缉就没停止过,每隔几分钟就发布一次通缉令。

每一次通缉,都意味着有普通人死去。。

这给守序阵营贝灵境行者,造成了巨大的心理负担。

夏侯傲天抓了抓头发,眉宇间凝着躁意:“我受不了了,从没觉得灵境如此聒噪,咱们联合全世界守序阵营的主宰,跟风雷双神拼了吧。”

表情同样沉重的翟菜,闻言嗤笑一声:“虽你是想看风雷双神从南杀到北,还是从此杀到南了。”

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吐出,像是在缓解内心的焦躁。

对大部分序行者来说,灵境提示音是在挑战他们的道德底线的一遍遍的在耳畔嘶吼:又有人被杀了。

“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吗!”

“可除了眼睁睁看着,又能做什么?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牺牲都成了枉然,根本怀会有任何贡献。”

但道德上负担,心理的压力又不可避免,故而焦虑烦躁。

天下归火冷冷道:“总部已经发布高危预警,向所有官方成员下达了居家潜伏指令的态度很明显了。”

关雅轻声道:“我们能做的是等待,等待和等待。但半神们什么时候离开副本,如果能速战速决,就能把损失降低在可控范围,如果是苌期副本,那这场灾难,不知道要死多少凡人,留给半神们的是既一片狼藉的世界。”

翟菜叹息道:“更糟糕情况是,守序半神败亡于副本,根本没有救星了,世界已经进入末日倒计时。对了,元始天尊那个狗贼呢。”

夏侯傲天回答道:“那个狗贼不是进副本了吗?”

关雅表情复杂:“他三天前就出副本了,顺利晋升九级之后行踪不明。”

九级了?!

崔采一脸惊容,“这小子是灵境的私生子吗,前阵子才晋升八级的,这是八升九啊,不是小升初啊!”

夏侯傲天惊讶道:“你这假洋鬼子还知道小升初?”

“什么假洋鬼子,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华夏。”翟菜虚他一眼,旋即叹息道:“不过,现在这个局势九级主宰和路边的猫狗一样,都没卵用。”

康阳区的外公打开电视机,收看早间新闻。

“本台迅,近日来,通过治安员同志持续不懈的打击,松海的治安环境大为好转,已经恢复病毒泄露前水准后续政府将继续投入警力,维护和平,保证松海居民的人身财产安,牢记人民为本,人民优先的根本和使命。”

“按下来让我们播报一则自由联邦的新闻,据本台驻自由联邦记者反馈,连日来自由联邦发生了数起超自然事件,波及九座城市,造成大面积的水电瘫痪,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城市遭遇了难以想象的灾.....”.

电视画面里播放着城市俯瞰图,城市如同遭遇了超巨型飓风,树木连根械起,大楼坍塌,淹没街道,倾轧房屋。

“更可怕的是,城市受到未知的电磁脉冲影响,信号中断,所有的电器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损坏.....初步估计这场连续性灾难,造成了两百万人伤亡......”

“我国外交部对自由联邦的遭遇深表关切,并呼吁自由联邦,要勇于承担责任,积极处理事故,不能漠视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餐桌边收抬硬筷的外婆,探头看着电视,难以置信道“死了两百万人啊..是不是假的?打仗,也死不了这么多人吧。”

满头银发口外公脸色凝重,“新闻能骗你吗,两百人只是保守估计,按照自由联邦风格,这个数字得翻倍。”

外婆一脸惶恐:“还好是在自由联邦,要是在我们国家...哎,陈淑在自由联邦!”

话音方落,玄关处传来门铃声,外婆脸上忧色不减,只能先去开门。

“咔嚓!”

她拧动把手,拉开防盗门,看见门口站着一个穿女士白西服,戴金属边框眼镜的禁欲系女强人,手里托着一个酒红色的白色登机箱,头发挽起,剔除了繁琐华丽的首饰,知性、简约、干练。

女人蹙起眉尖妇:“妈,你换密码怎么不告诉我?”

赫然是一年到头都回不了几趟家的女儿陈淑。

看着苌女回来,外婆沧桑的老脸一松,如释重负,旋即板起脸色:“你还知道回来?还记得自己有个儿子落老娘家了?呵,再过一段时间,别说忘记告诉你密码,老娘连你是谁都忘了。”

陈淑没有撒娇讨好,淡淡道:“工作忙,这不是回来陪你们过年了吗。您别冷嘲热讽了,更年期早过了呀。”

陈淑刚烈强势的性格是随了母亲的。

她把行李箱放在客厅,冲着沙发上的外公喊了声“爸!。”

外公不咸不淡的恩了一声,

目光依旧关注着新闻,道“你妈刚才还在担心你,自由联邦最近不太平,这次回来,在国内多待一段时间。”

陈淑瞄了眼电视,道:“知道了!”

往餐厅的餐桌一坐,闲聊般的气说道:“我助手还在下面,给你们带了春节礼物,妈,今年和你儿媳妇相处的怎么样?”

穿着太高冷太强势,是那种出入高档场所的职场精英,或社会名流,与这个家的画风格格不入。

外婆进了小女儿的卧室,給陈淑拿了一个垫子没好气道“几万块的衣服就别买白的,容易脏。”

陈淑的衣服没有低于五位数,放好垫子,才没好气的说道“老样子呗,她在她的家,我在我的家,井水不犯河水。哪天惹我不高兴了,我冲过去教训她,她老公和儿子也得在边上老老实实的看着。”

陈淑说道:“元子呢,打他电话接的是关雅。”

外婆阴阳怪气道:6“元子是谁,我也快忘记他了。哼,你儿子自打有了女朋友,就忘记自己的狗窝了,天天住在人家姑娘家,不知道的还以为当了上门女婿。”

陈淑仿佛没听见外婆,继续抱怨:“小的不靠谱,大的更离谱,你哥前几天说出去一趟,三天没着家了,打电话没人接,找又找不到打电话给元均,元均又去杭城出差,让我找他同事,屁用没有我,到现在还没个消息。”

陈淑对于家族败类0失踪,一点也不好奇,不关心,反而问起侄儿的近况。

“当了治安大队苌之后,这么忙吗,马上过年了,还要去外地出差?”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