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说完这句话,张元清清晰口感觉到阴姬浑身僵直。

她的脸庞最先呈现的不是震撼,不是喜悦,而是呆滞,而是懵了!

过了一两秒,水灵的眸子里,才涌现极度的羞愤和恼怒,白皙俏脸随之涨红。

在她眼里,元始天尊是赤裸裸的调戏,她刚才就觉得元始天尊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现在故意模仿魔君的语气这么喊她,是赤裸裸的调戏。

其实,以前她就感觉到元始天尊对自己有好感,但相对克制,而作为太一门名声远播的美人,对自己有好感的青年俊彦不在少数。

因此,阴姬没有放在心上,只要元始天尊不做过激的举动,比如表白求爱,她可以视为不见。

相比起那些狂蜂浪蝶,元始天尊至少不让她反感愿意成为朋友。

岂料,他成为太阳之主后,竟不装不演了,拿魔君来调戏她既侮辱了魔君也侮辱了她。

阴姬深吸一口气压下羞怒情绪,眼神凝着冷冷的霜,道:“你现在是太阳之主,是最强势的半神,你若想要,我,我只能屈从,自殒也无济于事。依旧会被,炼成灵仆,但你不能拿魔君来羞辱我,更不能羞辱他,你明知道他和我的关系!”

阴姬是外柔内刚的性格,魔君死后,她以黑纱遮面拒绝婚嫁,正是对老师对门派的无声抗议。

其实我完全可以装死,不承认自己是魔君,邪恶半神们也不会跳出来拆穿我。张元清突然想道。

魔君的情人早已接受魔君已死的事实,他默默装死,事情就掩盖过去了。

换成以前,张元清可能会把情债苟过去。但融合太阳本源后,他的性格多少受到了影响,自带威严,堂堂正正。

太阳是秩序和感严的象征,世界上任何东西都会被遮掩,唯独太阳永恒不变的散发光芒,任何力量都无法遮挡。

所以张元清从未想过掩藏魔君的身份。

张元清凝视着她叹了口气: “我有魔君留下的猫王音箱,模仿魔君说话很正常,但有些细节猫王音箱不会都记录着。”

顿了顿,他轻声说道:“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京城,那时候我接了诡眼判官的任务,暗杀太一门的夜游神,被我杀的夜游神叫夏日有声,是个资质不错的后起之秀,当时你已经是5级圣者,太一门派你调查此事。你用了半年时间锁定我,追杀我,我每次都能在你的围追堵截中逃生。”

“起初你对我极为憎恶,因为我是堕落者,又好色如命,和你几次交手,都喜欢用污言热语激怒你,是你最厌恶那类。”

“我们真正产生羁绊,是在宋代的‘不夜宫副本,我们匹配到了同一个副本,在那里,我们是队友。半年时间里,我追平了咱们之间的等级差距。出于大局,你没有选择和我生死相向,暗中防备,我吃准了你的性格,故意说些低俗烂话调戏你,那时候,我对你很有好感,嗯,准确的说,是觊觎你的美色,想把你睡了。”

“那次副本中,我大放异彩,救了你两次。你嘴上说着恩是恩,恶是恶。不会因为我对你的救命之恩。就心慈手软,要为守序除掉我这个堕落者,但其实,从那以后,你对我的追杀渐渐变得敷衍。”

“再后来,诡眼判官见我等级慢慢追上了你,于是制定了针对你的猎杀计划,他强迫我以自己为诱饵。把你引入陷阱,当时伏击你的有六人,每一个都是圣者。”

“我不敢违背诡眼判官的命令,决定杀死你,我反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一个女人罢了,世间美女不计其数,何必为了她,把自己置于险境。”

“可当我看着你被堕落者围攻,越来越危险,我的本能压过了理智,我袭杀了六个同伴,救下了你。那时候,我意识到我喜欢你,不是对美色的觊觎,是对你这个人发自内心的喜欢,但当时,我并不知道喜欢你哪一点。”

"那一战中,我差点死于同伴的反扑,是你带着我逃离,你把我安置在一处安全屋里,你问我为什么要救你,为什么要背叛诡眼判官,身为堕落者背叛诡服判官,注定生不如死。”

张元清看着眼中寒霜逐步融化,震撼和激动爬上脸庞的阴姬,笑道:“我的回答是,在你眼里,我虽然是个该千刃万剐的烂人,但被堕落圣杯污染前,我也曾是个好人。”

阴姬颤抖的抬起手,轻抚元始天尊的脸庞,灯光闪烁间,她又看见了那张年轻普通,眉宇间凝着沧桑的脸庞。

霎那间,她泪如雨下。

她确信眼前之人就是魔君,就是自己念念不忘,至死不渝情郎。

这些往事不是魔君本人绝对说不出口。

依依不舍的看了片刻,阴姬抹去幻术,凝视着元始天尊的脸,哽咽道:“这才是你真正的模样。”

她知道魔君当年戴着易容戒指,知道那张念念不忘的脸,并不是挚爱之人的真实模样。

但她从未去探索“面具”下的真容因为她知道,那是魔君最后尊严和倔强。

张元请点点头,威严低沉的声线变得温柔“阴姬姐姐,我回来了!”

阴姬的心,在此刻狂跳起来,挚爱之人失而复得的激动、喜悦,几乎将她淹没,让她难以呼吸。

但心里仍有几分疑感,她无法相信魔君还活着,毕竟这是半神们都公认的事实。

可她不敢问,害怕真相是一场戏弄,一场羞辱。

她无法再承受一次失去。

张元清仿佛看穿了她心思,说道:“去年,我被星辰之主和太阴之主围杀,形神俱灭,但我还没彻底死去。”

他把自。己复活的经过,详细的说给阴姬,掩去了自己和虚空半神的关系,只说那是投资人。

“原来是你..”阴姬笑了起来,泪水却夺眶而出“原来我早已见到你,早已遇见你。”

她情难自禁的扑入张元清怀里。

过了很久,勉强平复情绪的她,紧紧拽着精郎的手,似是害怕再次失去,试探道,“你,有把握战胜星辰之主吗!”

“尽人事听天命!”张元清脸上的威严仿佛亘古不变。

阴姬抿了抿嘴:“你的那些情人。。”

张元清脸上的威严仿佛亘古不变。

但这次有点强撑的味道:“年少荒唐,我会尽量不去打扰,尽最给出补偿。”

“那关雅...”阴姬又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