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已经修正)

船舱内的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湖面,冒出几颗墨绿色长发的脑袋。

她们的耳朵是鳍状,湿漉漉的秀发披散,皮肤白皙,容貌绝美,瞳仁是浅绿色的,竖瞳,增添了妖异野性之美。

几位鲛人正引颈高歌,嗓音缥缈清丽,堪比殿堂级的女高音。听着歌声,众人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美好画面,心生向往,沉醉其中。

张元清脑海里闪过各种绮念,关雅、小圆、止杀宫主、安妮等美人,朝他露出撩人姿势,然后又闪过堆积成山的宝石和钞票,闪过钱公子一脸叹服的喊老大……各种画面。

但他并没有完全沉迷其中,星官灵体强韧,他又修习纯阳洗身录,对这种偏向幻术、蛊惑的能力,有着极强的抗性。其他人就没这么幸运了。

“放开我,放开我……”

一道哭喊声打破了张元清浅层次的沉浸,扭头看去,只见一个头发乱糟糟,身高普通,五官普通的青年,脱掉了短袖,一边解腰带,一边奔向甲板。

身边的同伴眼疾手快,死死将平庸普通的青年按在地上。

这位同伴似乎是个剑客,拥有钢铁意志,完全免疫歌声。

平庸青年在地上奋力挣扎,哭喊道:

“别拦我,她们在召唤我,我要在美丽的鲛人身上结束童子生涯,呜鸣……我都三十岁了,连女人都没碰我,呜鸣……”张元清认得此人,灵境ID三阳开太太。

名字取得这么骚,结果是个童子鸡张元清心里诧异的吐槽。

同伴劝道:“冷静,冷静!宋蔓老师说了,那是鲛人,他并不能满足你对女性的幻想,别给大家添麻烦好吗。”

“死有什么可怕的,死之前告别童子身,岂不就是我的夙愿。”

平庸青年剧烈挣扎,泪流满面的哭喊道:“我一看到女孩子就害怕,说话就结巴,她们就算主动献身,我也不敢碰她们。我一摸女孩子的手就腿软你知道,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劝你最好别说了……”叫白金之星的同伴有些尴尬。

“我就要说就要说!”

三阳开太太痛哭道:“任君梓,你要是拿我当朋友,你就松开。”

歌声激发了他对异性的向往,也揭开了他心里的苦闷,情绪崩溃。

这时,坐在控制台前,驾驶着游船的管理员,手臂伸出窗户,朝着远处的鲛人做出驱赶手势。

那几个容貌绝美的鲛人,立刻停止歌声,一阵银铃般的轻笑,钻入湖中消失不见,只剩一圈圈荡开的涟滞。

歌声消失,船上的灵境行者们从绮念画面中挣脱,情绪得以稳定。

三阳开太太撕心裂肺的哀嚎一下子卡住,挂满眼泪和鼻涕的脸庞一片呆滞。

我,我都做了什么我都说了什么

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观察学员们的反应,看见整艘船的学员都在注视着他。

这位容貌平庸的青年,嘴唇突然颤抖起来

“宋蔓老师,能提前退学吗,我想回家!”宋蔓笑眯眯柔声道:

“不行的哦,主线任务没完成,谁都无法离开。”

“那,那你们能发誓,不把今天的事传出去吗。"三阳开太哀求道。”不行的哦!”

孙淼淼怜悯道:“学员里有袁廷。”三阳开太眼前一黑。

抚州。治安署验尸房,无影灯的光芒明亮刺目,照射着台上残破的尸体。尸体边围了一圈的人,大家沉默的注视着血腥残破的尸体,神色凝重。

穿着白大褂,戴口罩和手套的法医,刚刚结束尸检。

“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天晚上九点,从胃里残留的食物看,刚进食不久,死前经历过一番激烈的运动,但不是打斗。

“死因是爆炸性的力量集中胸腹,直接摧毁了心脏。”

法医摘下口罩,露出成熟冷艳的脸庞,正是夏树之恋。

对面的黑裙女子轻声道:

“灵体消失不见了,魂飞魄散。有过剧烈的运动,应该是闪避、逃命的原因,死者的住所一片狼藉,家具破损严重,符合上次我在松海百花会所遭遇的箭雨。”她语气轻柔,谈吐间有着大家闺秀的温婉。

继两名夜游神遇害,抚州分部的星官今早被人发现死在住所,初步判断,行凶者是纯阳掌教。

“已经到星官这个层次了……”穿着破旧登上套装的高峰长老叹了口气。

夏树之恋蹙眉道:

“纯阳掌教身兼夜游神和幻术师能力,能隐身,能神游,能随时附身普通人,能随意变幻成任何人的模样,不受道德值约束,很多灵境行者无法做到的操作,他都能轻易做到。”

“再加上一件主宰级道具傍身,常规手段根本不可能抓到。”

高峰长老摸了摸渐渐悲伤的发际线,道:“夏树,你对他做个侧写。”

追捕纯阳掌教的任务,已经移交太一门处理,本以为可以解脱了,岂料总部一纸文书,要求高峰长老率队协助。

夏树之恋眸光黯了下去,眼神空洞,似是沉浸在某种状态里。

她在根据纯阳掌教的性格,行事作风,对他的下一步行动进行侧写。好一会儿,夏树之恋眼神恢复清亮,道:

“已经恢复到星官位格的他,会潜伏一段时间,寻找掌梦使,全方面的提升自己的能力,暂时不会盯太一门的人。”

高峰长老微微颔首,望向阴姬,道:“红缨长老呢?”

“老师在隔壁房间推演星相,她想以死者鲜血为媒介,锁定凶手的位置。

“阴姬刚说完,停尸房的门就打开了。”

一位穿着白色半身裙的成***人,脸色清淡的走进来。

她眉目慈祥,有着浅浅的鱼尾纹,却丝毫不损美丽,反而有种娴静婉约的美丽。

“老师,有结果吗。”阴姬迎了上去。

师徒俩气质相反,一个穿白裙,一个穿黑裙,看着宛如母女。

红缨长老微微摇头,秀眉轻蹙“观星术没有任何启示。”

到她这个层次,已经不需要借助道具了,观星推演的准确度远胜道具。

“连你都无法锁定他?”

高峰长老吃了一惊:“就算他会隐藏气息的法术,也不可能屏蔽你的观星术。”

位格相差太大了。红缨长老沉吟一秒,语气凝重:“不是他,是有人在帮忙遮盖纯阳掌教的气息,而能做到这一点的,至少是主修太阴之力的主宰。”

黑月象征着隐秘。

它能干扰推演、占卜和洞察术等等技能。

假如有主修太阴之力的主宰庇护,那么纯阳掌教就算从他们身边经过,也没有人能看出来,只会觉得这是一个正常的人。

在日月星中,太阳高高在上,太阴克制星辰。

闻言,众人神色一凛,夏树之恋恍然道:

“难怪,他明明被元始天尊重创灵体,却没有选择潜伏,反而短期内又再次出手,吃了两名夜游神,原来是有人在背后帮他。”

“谁在帮他?”阴姬轻蹙眉头。

红缨长老缓缓道:“也许,是暗夜玫瑰……”

“暗夜玫瑰想利用纯阳掌教对付太一门。”高峰长老若有所思。

红缨长老叹道:“目前看来是这样,但星官最擅布局,尤其是暗夜玫瑰首领那个层次的强者。能与他对弈的,大概只有门主,或大长老。”

她指的是太一门的大长老。

见众人士气消沉,红缨长老笑道:

“我有一个计划,或许能引出纯阳掌教。”

水光涟漪晴方好。

这句话恰好形容鲛人湖的景色,湖面一望无际,远处隐约有小岛的轮廓。

迎面吹来的风舒爽清凉,撩起女学员们的秀发,一个个都是极佳的美人,令人心情愉悦。

三阳开太太目光孔洞的坐在角落里,仿佛失去了灵魂。

张元清被牡丹仙子和牛栏山小仙女围绕着,两人关切的问候着他最近的生活,都表现出一定的好感,以及深厚的友谊。

“刚晋升的圣者都需要进高研班镀金,这样才能提拔为执事。”牡丹仙子言笑晏晏“等高研班结束,我就是执事啦。”

“同喜同喜。”牛栏山小仙女伸出手,与她握了握。

“恭喜恭喜。”

张元清扭头看向隔了两张长椅的天下归火:“你呢你不是在康阳区任职了吗。”

天下归火语气沉稳:“你就当补课好了,顺便度个假。”

张元清旋即看向正不断言语挑衅的天下归火的红鸡哥,道:“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酱爆长老非要送我进来,说多交朋友,顺便学习一下。”

红鸡哥停下污言秽语,说:“正好崖山之海出来后,我近期不用考虑副本,闲来无事,就来玩玩咯。”

说完,他“嘶”了一声,看着天下归火:

“你真的不会动怒我都说草泥马了,你是怎么做到不生气的,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火师,你怎么做到的?”

天下归火冷冷道:“幼稚!”

你要不试试?牛人必须死?真像一头二哈挑衅孤狼……张元清默默评价,又看了一眼船头耍帅摆酷的夏侯傲天,想了想,还是不和他寒暄了。

家伙的脑回路他跟不上。

另一边,失去灵魂的三阳开太太,听到身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你是潭州分部的对吧。”

三阳开太太,机械的扭头,看见一个五官普通的青年,气质缥缈神秘,但笑容特别温和无害,让人不自觉的放松警惕。

“是的。”他心情沉重的点头。

袁廷“嗯嗯”一下,问道:“我想问一下,以你的身份和能力,找女朋友想必是不难的,你刚才说,你见到女孩子就紧张的不行,腿发软,请问是有什么心理阴影吗,不介意的话,能告诉我吗,我发誓,绝对不会说出去。”

三阳开太太愣愣看着他,突然大叫一声:

“我想起来了,你是袁廷,太一门的大喇叭你离我远点,你别过来啊!”剑客同伴立刻赶走袁廷,安慰起受伤的朋友。

学员们哄笑起来,船舱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众人率先抵达的鸡心岛,因为形状与鸡心相似得名。

游船停靠在岸边,宋蔓老师起身,道:

“这座岛里养着许多阴尸和怨灵,攻击性极强,是给完成了实习期,但又没有灵仆和阴尸的夜游神准备的,大家就不要上去了。”

张元清眺望鸡心岛,岛内树林茂密,烈日当头,却透着一股子寂静的阴森。

在夜游神的视角里,这座岛阴气缭绕,一缕缕的向上升腾。

傅青阳说鲛人女王和学院老师打架的时候,湖底山壁龟裂,石块脱落,他看到了石门鲛人湖一望无际,有湖底石壁的地方,就只有四座岛,学院所在的岛屿可能性不大,因为鲛人女王不会住在岸边!

张元清心里分析着。

“一具阴尸多少钱啊。”孙淼淼好奇的问。

“看品质,两百万到五百万之间。”宋蔓微笑道:“价格很公道,算是给官方夜游神的福利。”因为不能上岛,众人只是遥遥观望一阵,便失去了兴趣。

游船驶离鸡心岛,不多时,抵达一座美丽的岛屿,岛屿中心是一片森林,边缘则种植着一块块花圃。

花圃盛开着姹紫嫣红的鲜花,蜂群嗡嗡盘旋,蝴蝶翩翩起舞。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