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空荡荡的会议室里,止杀宫主摘下了银色面具,以最真实中容貌面对张元清。

她的五官和“小姨”有八九分相似,剩下一分是气质和韵味的区别。

小姨是可爱俏皮,带点小御。

止杀宫主则是妩媚成熟中,带点小俏皮, 同时她身上有股似有似无的母性光辉,温婉慈和。

这是位格晋升后带来的变化。

她笑吟吟的看着他,“对不起我什么?”

张元清没有正面回答,自顾自的说道:“有些事情,当初我没有向你坦白,那时候觉得没必要的,现在我想说被堕落圣杯污染后我和兵哥的精神逐渐出现问题。”

“人性中的恶念开始放大,尤其是本就存在的性格缺陷, 兵哥是暴躁冲动和好斗,他变得阴翳残忍一声不合就与大打出手,每动手必出人命,他因此杀死很多普通人,也无数次让自己陷入险境。”

“我的性格是偏激,它是最可怕的性格缺陷,总是容易让我对任何事都钻牛角尖,变得比火师更暴躁比蛊惑之妖更残暴。”

“有一次,我执行完诡眼判官的任务索要奖励时,选择了一位掌梦使的帮助,我希望他能帮我解决性格方面的缺陷,那位掌梦使告诉我,现堕落圣杯污染是不可逆的,它必然会使目标疯狂。”

“但他可以定期安抚我编激的情绪,并激发某种性格缺陷,这样一来圣杯的放大效果就会转入那个缺陷中。”

止杀宫主依旧是笑吟吟“所以你选择了色欲。”

张元清轻轻点头。

“我们不得不承认,以诸多恶贪嗔痴恨欲,这其中属色欲危害最轻,它既不伤人性命,也不夺人钱财,而社会中欲求不满的男女比比皆是,只要有特定的目标,找对特定的群体,我就能把堕落圣杯的危害降到最低。”

“我是睡过很多女人,有的是强迫,有的是威逼,有的是利诱,有的是.....,那些女人至今不是过的好好的。她们的地位没有变化财物没有损失,甚至从我这里得到了巨大的好处,若是遇到其他堕落者下场会凄惨无数倍。”

“我不是要为当初的自己开脱,我确实努力做到了最好。其实,哪怕是阴姬,我也觉得自己不亏欠她仕么。 唯独你,玉儿唯独你是我无法问心无愧的那个。”

江玉饵依旧笑呤吟见, 但眼眸里多了些许悲凉:“说这么多,复活后,你还不是和关雅好了。”

张元清凝视着她,默然不语。

这个女人为了他的复活殚尽竭虑,为了修复他的灵魂自降位格,魔君时期默默守护,元始天尊时期无私帮助,换来只是魔君的滥情辗转于一个又一个女人的床榻。

换来的是元始天尊的装聋作哑与联关雅热恋。

过了好久,他说道“我一直没有正视我们的关系,或者说,我从未把你当做可以恋爱的对象,有时候我也会察觉你对我的异常,有时候也会觉得你没一点小姨的样子,但过去过几年里,早就习惯了。”

江玉饵“喂一声,那我知道了,所以我以止杀宫主的身份接触你调戏你,培养感情和暧昧让你一点点的对我产生好感,甚至是幻想。有了这个过度和缓冲。当你发现我身份时虽然依旧会抗拒、抵触,但不会斩断情丝。”

张元清微微点头,威严脸庞闪过一抹温柔 “你成功了。”

他起身走到江玉饵身边把她紧紧拥入怀里,低声道:“谢谢,你陪我走过的人生。”

江玉饵没有回应,双肩颤抖。

一道道人影出现在会议桌边出现,是亡者归来的圣者们,关雅、天下归火、孙淼淼、女王、谢灵熙、赵城隍和紅鸡哥,所有人默契的望向首席,看见了威严端坐的太阳之主。

下一秒,所有人又默契。低下头,就像直视了太阳后的本能反应。

他们本来想询问魔君复活的相关信息,以及元始天尊成为太阳之主的过程,但现在觉得或许自己没有资格接触到这种层次的情报。

张元清缓缓道: “以你们的位格最好不要直视我,不然视觉会永久性损伤,精神也是。”

他的声音恢弘层叠,仿佛来自天外来自四面八方。

元始天尊已经成为真正的大人物了....赵城隍心里闪过这个念头旋即是无奈、苦涩和欣喜。

去年擂台战输给元始天尊后,心高气傲的他,就一直想着超越元始天尊,一雪前耻,结果差距越拉越大,越拉越大。

明明自己的晋升速度已经很快了,过去的八个月里,连升三级,成为巅峰圣者,可他要超越的那个人,己经是半神级存在。

时至今日,赵城皇早已失去攀比的念头,所以由衷的欣喜,出生入死的朋友站在世间最高峰来,领略到前所未有的风景。

孙淼淼却有些悲伤,她觉得元始天尊变化好大,不像以前那么幽默风趣,仿佛一夜之间成熟了。。

谢灵熙和女王同样有类似的感受,觉得首席坐着.....既是她们熟悉的元始哥哥,又不像是他了,但都同样迷人。

红鸡哥本来想夸赞几声,猴赛雷,但刚才惊鸿一督中窥见的太阳之主威严形象,还深深烙印在脑海里,让他不敢喧哗放肆。

他感觉自己火师的天性受到了压制,张元清看着昔日力伙伴,道“以你们的家庭背景。应该清楚当前的局势,以及我的前生。很明确只告诉你们,战胜星辰之主的概率不足五成。”

这句话一出来天下归火先叹了气,作为草根出身的灵境行者,他对权力的渴望远超亡者归来的其他圣者。

帮主元始天尊晋升半神....本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然而世界却处在了末日的边緣。

“那怎么办?”红鸡哥还是没忍住,脸色焦虑的脱口而出。

所有人都没理他包括张,元清,他继续说,道:“接下来,现实世界可能会迎来动荡,这是我几个人猜测,而非推演所得。星辰之主干扰了星象,所有的观星推演都失效了。”

听到这话

孙淼淼和赵城隍恍然太悟。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