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出于两人对这件事的默契,灵钧立刻会"他"指的是谁。

花公子表情陡然扭曲,内心有种“果然如此”的恍然,他咬的咀嚼肌凸起,一字一句道:“是因为我妈发现了他是堕落者的真相?”

结合星辰之主投靠邪恶阵营的事实,灵钧能想到的原因只有这个。

张元清摇头道:“以星辰之主的老谋深算,以及你母亲当时的位格,不可能发现他是堕落者,况且,星辰之主并不是堕落者,只是理念与守序不同。”

灵钧一愣,磨着后槽牙:“那他为什么杀我妈!”

他童年的不幸,他自幼缺失母爱造成的性格缺陷,都是生父一手造成,若是因为生母发现了星辰之主是堕落者的身份,灵钧还能接受,毕竟有因有果。

他不能接受自己一切的不幸,是生父无理由的随手为之。

“这是一个疑点,连我也没想明白。”张元清嗓音低沉,“你一直很在意你母亲的死,想知道真相,所以,在与星辰之主决战前,我要把它告诉你。”

免得没有机会。

太阳本源影响了他的心态和性格,让他不像以前那样拥有灵活的道德底线,但他的情感依旧存在,只是变得内敛。

灵钧的五官顿时柔和了许多,想了想,追问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所有人都知道我妈是死于副本,而就算是半神,也无法强行进入副本,猎杀里面的灵境行者。”

张元清缓声道:

“星辰本源代表着灵境的运算、推演,如果把灵境比喻成电脑,星辰本源就是中央处理器,所以,他能影响副本的难度。”

灵钧听懂了,恨声道:“所以,他提高了我母亲的副本难度,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她死于副本中。

张元清颔首:“我也遇到过这类情况,包括与你提及过的教廷单传骑士,都遭遇过。只不过我们的底蕴强于你母亲,所以活了下来。

“星辰之主手段极多,但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他从未在外人面前施展。我也因此失去了补完太阳本源的机会,只能无奈提前开启决战。

“灵钧,藤儿和风韵的事,我深感抱歉,不管你是否原谅,你都是我的兄弟。”

说完,他转身离开。

灵钧看着他的背影,眼里的愤恨和怒火消退,但苦涩依旧残留,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喊道:“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是她们。”

顿了顿,他叹息道:“你也该给她们一个交代。”

张元清顿足几秒,道:“他们也在这里?”

灵钧“嗯”一声:“藤儿被外公关在后山的木屋,小姨在地下室。”

张元清正要施展星遁术,身后又传来灵钧的声音

“等等......”

他没有回头。

几秒后,耳畔响起花公子呢喃般的轻语:“一定要赢!”

张元清笑了笑,化作星光消散,旋即,在十几公里外的崖边木屋出现,这座木屋有两层高,立在陡峭的悬崖上,风景独好。

木屋被青绿色的藤蔓缠绕,门窗封死,不露缝隙。

“妙长老真是个顽固的糟老头子啊,不如送他回归灵境吧......”张元清低声感慨,抬脚走向木屋。

缠绕木屋的藤蔓无声无息的湮灭,化为轻飘飘的灰烬。

张元清推开门,看见客厅里摇椅上,躺着一位少女,手里握着一卷书。

她在看书打发时间,但眼神却是空洞的。

察觉到木门被推开,妙藤儿望了过来,两人隔着十几米,目光交接。

明明才几个月没见,张元清却有种时隔多年,出走半生,又见故人的唏嘘。

眼前这个姑娘褐发如瀑,眸子宛如林中小鹿的眼睛,尖尖的瓜子脸清丽脱俗,兼具了少女的清丽纯洁和成熟女性的妩媚。

她的容貌一如往昔,但消瘦了很多。

藤儿从摇椅上弹了起来,动作幅度很大,脚步踉跄,险些摔倒。

但她的目光,始终直勾勾的盯着张元清,没有挪移半分。

她也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顶着太阳之主的压力。

张元清知道她想听什么,用魔君独有的嘶哑声音低声道:“我回来了!”

妙藤儿瞬间泪如雨下。

星光在地下室门口升起,张元清站在廊道里,洁白的墙壁中,长出青翠的藤蔓,如同珠帘般垂下,挡住了深黑色的钢铁防盗门。

张元清没有消除封印,也没发出声音,静静的在门口站了几分钟。

然后,转身离去。

身后的青翠藤蔓动了动,似是想挽留他,但最后无力的垂下。

……

花都,万宝屋!

寒雨绵绵,一身洁白西服的傅青阳,撑着漆黑的大

伞,走在老城简陋的雨巷,瓦片雨水连成珠帘,水雾打湿墙角的青苔。

傅青阳的白色皮鞋踩在雨水中,不染水渍与尘埃。

他身后,同样是撑着两把黑伞的青年,一个穿着黑色貂皮大衣,一个穿黑色风衣,单从外貌和身材来说,盘亮条顺,都是颜值超高的“美人”。

三人身后,则是戴着口罩,一身浅色长裙的小圆。

在钱公子的带领下,四人穿过曲折的陋巷,停在一间小卖铺前。

小卖铺的折叠门关着,挂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招牌,上面写着:万宝屋!

傅青阳撑着伞,步伐不停,身体穿过了折叠门,身后三人同步跟上,穿过折叠门,如同穿过一层幻境。

杂乱无章,堪比五金店的小铺里,黑色裹胸搭配黑色皮外套的连三月,正慵懒的靠在人体工学椅上,翘着腿,指尖夹着雪茄。

看见钱公子撑伞而来,连三月啧啧一声:“何时劳动钱公子大驾光临?要不要小女子施个万福?”

傅青阳没有废话,单刀直入,道:“借你的百联熔炉一用,你有多少火石?”

连三月红润小嘴抿了抿雪茄嘴,吐出一口悠悠白烟:“要多少火石?”

傅青阳淡淡道:“有多少要多少。”

连三月“呦”一声,眼睛放光:“这是快过年了,来我这里准备年货呢。说吧,想炼什么层次的道具?”

翟菜走上前,把一根青翠欲滴的柳枝放在柜台。

连三月定睛看去,夹着雪茄的手顿时一颤,失声道:“三宝洁净枝?!”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