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身后学员们的目光,顿时从赵城隍身上挪开,看向了被院长问询的元始天尊,这是本能的注视,在场的学员其实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甚至觉得秦风学院的老师小题大做,潜入鲛人湖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秦风学院里没有电子设备,缺乏娱乐活动和设施,还不允许大家找乐子?没准过几天无聊了,他们也会潜入鲛人湖,与那群美艳绝伦的鲛人嬉戏。

只有张元清心里最清楚,如果潜入鲛人湖的行为曝光。首先,学院的老师会盘问他如何得知隐藏任务,其次,那位竞争对手就知道他了,而且因为有他顶锅,铠甲人反而逃过一劫。

最后,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一定会被重点关注,很难再进入石门了,因为即便他进入石门,获得宝物,总部也心知肚明是谁干的。

望着院长李言蹊锐利深邃的目光,张元清摇了摇头,露出暧昧的笑容:“宋蔓老师说过,鲛人有小虎牙,我不是土怪,对自己的防御很有自知之明”

男学员们发出一阵心领神会的怪笑,少数听懂的女学员,则红着脸啐一口,或忍俊不禁,跟着笑起来。

院长表情严肃的点头,望着孙淼淼,道:“是你潜入的鲛人湖?”

孙淼淼摇摇头:“不是我,回宿舍后,我一直在房间里和牡丹仙子,牛栏山小仙女叙旧”

院长审视她几秒,“嗯”一声,继续下一位。

呼,成功过关,和我想的一样,鬼镜的贤者代价,能抚平一切情绪波动,就算是斥候的洞察术也看不出,这样的话,大部分测谎道具也能规避,除非是那种强制性不说假话的道具。

张元清无声的松了口气,洞察术最棘手的地方在于,它并未对你施加任何负面Buff,只是对你进行观测,若是负面Buff加身,张元清还可以转嫁到小逗比和鬼新娘身上,不使用道具的情况下,星官的谎言怎么可能瞒过剑客的洞察?

幸好张元清刚才复盘时,考虑到学院老师会严查此事,因此留了一手,他把鬼镜交给了银瑶郡主,然后分出一半的灵体,入主郡主体内,再通过手握鬼镜来触发代价,两边的灵体是一体的,等于是通过银瑶郡主为媒介,让鬼镜的代价影响本体!

院长此番大动干戈,验证了他的一个猜测,鲛人族,虎王,以及学院的老师,都背负着守护隐藏任务的担子,傅青阳没有提到这一点,应该不是他的疏忽,而是当年潜入鲛人湖的是灵钧,百花会大长老的亲外孙,换成其他人,恐怕也会来一次集体问询。

目前情况来看,百兽岛的隐藏任务,相当于秦风学院的禁忌,这足以说明百花会对隐藏任务的重视,由此可推测出,百花会高层是知道石门背后有什么的,至少有大概的了解,没有人会对不了解的东西如此重视。

嘶,我要想斩获石门背后的宝藏,独享高天原的神器难度有点大,绝对绝对不能被总部知道,竞争对手又增加了。

张元清心里漫无边际的思考着,侧着头,目光追逐院长,看着他一个个审问,直到问完最后一人,也没有揪出潜入者,居然没把铠甲人揪出来?这就有些棘手了。

他内心悄然沉重,因为这意味着,他想找出铠甲人同样会很难,对方绝不是善茬。

“不是说有学员潜入鲛人湖吗,人呢?”红鸡哥嚷嚷道:“大晚上把我们集合在这里,结果闹了个大乌龙,有没有搞错,以后这种事最好不要再麻烦我了”不得不说,火师真是个吸引仇恨,转移注意力的好角色,狼人杀里的暴民。

张元清给红鸡哥点了个赞,再看冷静思考,默不作声的天下归火,他心里暗暗啐了一口:火师之耻。

“大家稍安勿躁,保持安静,原地等待,”头发花白的老院子沉声道,学员们还算给面子,没有离开,但无视了安静的要求,闹哄哄的闲聊起来,过了一阵,长腿细腰圆臀,身材性感的医务室老师宋蔓返回,她停在院长身边,低声耳语,院长听完眉头微微一皱,继而笑道:“很抱款,一场误会。”

“赵城隍,孙淼淼,谢灵舟,赵飞问,刘玉书,朱明煦,夏侯傲天,你们几个跟我来一趟,其他人回宿舍吧,明天上午是历史课,九点开始,不要迟到”众学员一哄而散。

404房间,张元清推开门,从银瑶郡主手里取回鬼镜,用夜游神独有的交流方式,传达精神波动:院长今天对所有学员进行了问话,他没有揪出铠甲人,把图书馆大堂的经过告诉了银瑶郡主。

张元清是个从善如流的人,很乐意听取同伴的建议和劝告。

银瑶郡主坐姿淑女道“你是星官,拥有夜游技能,所以宿舍外的草木无法察觉到,那为什么铠甲人也能瞒过草木,动物呢?”

“两种可能:一,铠甲人也是夜游神,或拥有夜游道具,二,铠甲人并非学员,而是学院的老师”

“鉴于剑客的洞察失败,我更倾向第二种可能,”张元清摇头:“如果是学院老师的话,那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浑水摸鱼,可以嫁祸 ?给学员,但那个铠甲人表现出的行为不符合”

银瑶郡主歪了歪头,赤红之瞳望来,等待他解释。

“铠甲人是学院老师的话,那肯定是蓄谋已久,对环境,对鲛人族的守卫,对石门了如指掌,只等学员一到,就立刻行动,可铠甲人今晚的行为,更像是踩点”张元清回忆着铠甲人寻找石门的举动,“哪里像蓄谋已久的样子”

银瑶郡主认为有理,道:“情况有些复杂了,三方博弈,你待如何?”

张元清摇了摇头:“铠甲人必然有特殊的隐藏手段,我是夜游神,不擅长这个,唯一能充当测谎道具的只有后土靴,但我无法让所有学员都穿一遍,暂时没有头绪,郡主你有什么办法吗”

银瑶郡主淡淡道:“洗洗睡吧”

“我已经洗过了,那就早点睡”次日,张元清七点半起床,穿着秦风校服,漫步在景色秀美的学院里,向着食堂行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