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高峰长老微微皱眉,说道:“怎么 会有陪葬品。”

石棺边的执事们若有所思。

“确实不对劲,”关雅放下了手里的双龙玉佩, “这里是纯阳教封魔之地,棺材里的人是罪大恶极的魔头,为什么会有陪葬品呢。”

沉默寡言的执事厚德载物,沉吟道:

“既然是纯阳教的封魔地,陪葬品自然是他们放入的。”

夏树之恋反问道:

“为什么纯阳教要为一个魔头准备陪葬品?

众人皱眉思索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这时,张元清发现姜精卫突然停止了挥舞小旗的动作,-动不动的僵在那里。

他皱了皱眉,正欲询问,便听姜精卫轻叹一声,说道:

“因为那是一群不孝孽徒!”

少女嗓音清脆,语气却老气横秋,暗藏沧桑。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姜精卫。

不孝孽徒? ……. 张元清大凛,脸色微变,试探道:“你, 是谁?”

他心里闪过一个骇人的猜测,但又觉得过于离奇,不敢置信。

关雅等人各自摆出戒备姿势,脸色极为古怪,显然,他们心里也有了相应的猜只有高峰长老面不改色,只是眯起了眼睛。

“我是谁?”

姜精卫回过身来,眼眶内漆黑涌动,遮蔽了眼白和瞳孔,衬着白皙精致的小脸,显得异常妖异。

她叹道:

“我只是一個被孽徒镇压封印的可悲之人。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表情皆变,尽管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但亲耳听说,心里仍然震惊的无以复加。

他就是石碑,上记载的魔头,他竟然还没死?

只有关雅因为知道老梆子这位复苏的古代日游神,有过经验,所以有一定的心理承诺能力,惊讶但不震撼。

果然是他,和老梆子一样“沉睡”到现在,但没有像她一样被灵境容纳,成为副本,我明明看过精卫的面相,她没有厄运才对……张元清默默放下手里的古籍,绷紧了神经。

他再次睁开星眸,暗中观察姜精卫的面相。

依旧是正常面相,既没有阴云笼罩,也没有血光之灾。

高峰长老审视着姜精卫,道:

“你是纯阳教的长辈?”

那魔头不着痕迹的瞥- -眼张元清,接着收回目光,也审视着高峰长老,反问道:

“你是北方玄武门的掌教、长老,还是朝廷五行司的五位掌印之一?”

说完,他又扫一眼在场的圣者们,笑道:

“无需紧张,本座没有恶意,经历了漫长岁月的封印,吾已平复心魔,找回自我。如今是哪朝哪代?可还是赵氏坐拥天下?”

他表情平静,语气温和,丝亳没有邪道之人的阴翳桀骜。

高峰长老道:

“千年已过,如今是百姓当家做主的年代,皇权早已是历史中的尘埃,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那被漆黑占据眼眶的双眼,露出了一抹恍惚,隔了几秒,这位古代修士叹息道:

“千年弹指一瞬间.

他望向高峰长老,道:‘本座乃纯阳教的掌教。 ”

关雅蹙眉道:‘‘我不管你是学教还是魔头, 请从我同伴身上离开,不然,我们会采取一切强制措施。”

“呵呵….”纯阳学教笑了笑:

“我的- -缕残魂寄托在烈焰旗中,是她使用法器激活了我的意识。本座只是借她的身体,出来透透气,苟延残喘了一千年,本座的元神已经极度衰弱,很快便会回归天地间。”

众人看向了高峰长老。

高峰长老微微颔首,似是认同了纯阳掌教的状态,问道:

“你是怎么被封印在此地的,碑文上说的事迹,是真的?”

见长老在打探古代仙门隐秘,众执事暂时安静下来,竖耳聆听。魔头扭头看一眼下方的石碑,嗤笑一声,“断章取义罢了。 ”

“我心魔缠身之时,确实做出了很多错事,杀了很多无辜之人,但这一切,都拜那孽徒所赐。北宋年间,天地灵力日渐稀薄,无数修行者再难寸进,我那孽徒天资聪颖,奈何受限于天地大势,无法晋升金乌。为了寻求突破,她一念成魔,想出了一个欺师灭祖的法子。”

“什么法子!”高峰长老问道。

纯阳掌教眼里闪过一抹痛恨:

“她趁我闭关之际,联合魔门之人,以秘法激发了我的心魔,再以纯阳教的镇教之宝攫取我的阳魄,妄图以吃人的法子,取我而代之,晋升金乌。

“但她小觑了本座,我虽丢失半数阳魄,却仍杀出重围,从此神智错乱,被心魔

主导,酿下了一系列的人祸。”

又是“吃人”晋升的邪术,老梆子说过,自宋至明,天地灵力枯竭,修行者为了活命、晋升,同门相残,就连她的弟子庙祝,当年也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嗯,金乌指的是日游神吧

张元清思绪飞扬。

纯阳掌教的说法,符合他对古代修行历史的认知。

纯阳学教继续说道:

“再后来,她顺利炼化本座阳魄,晋升金乌,率纯阳教众欺师灭祖,将我封在此地。这些陪葬品,不过是虚情假意的做作罢了。

花语执事恍然大悟:“难怪碑文内容对于你的记载语 焉不详,原来是有这般隐情几位执事信了大半,但高峰长老不置可否,思索几秒,问道:

“那她为何没有杀你,而是封印在此。”

纯阳掌教哼道:

“这就是那孽徒的虚伪之处。封印我上千年,与杀我何异,她反倒落得一个好名声。

高峰长老问道:“你口中的孽徒, 石碑上记载的那位宋代的帝姬,是谁?”

他要做进一步的确认。

纯阳学教略作沉默,温和笑道:

“我那孽徒恐怕早已耗尽寿元,死去多年。你们想看,那便给你们看看。”

说罢,没有握烈焰旗的左手挥了挥,于身侧制造出一道幻象。

那是一位身穿素色宫裙的丽人,盘绕精美的发警上插着一枚金步摇,五官清冷绝丽,光洁的额头贴着梅花形状的花钿。

这,…..张元清难以控制自己的表情,露出明显的震惊、错愕。

老梆子!

纯阳掌教幻化出的妙龄女子,赫然是老梆子。

当然,并非今时今日的老梆子,而是年轻时的老梆子,清冷之中,透着一丝青涩和傲娇,看年岁,大概不会超过二十,还处在自己的是个“美美小公举”的青葱岁月。

纯阳学教口中的孽徒是老梆子?

老梆子当年也用了吃人的法子成就日游神位格的?

关雅脸上也露出了惊愕,她在杀戮副本中见过老梆子。

不,老梆子虽然性情高冷,不好相处,但她确实是正神,说起自己弟子吃人修行时,语气中的厌恶绝不是假的,她也没必要对我说谎.

尽管他未必就了解老梆子,但相比起不知底细的纯阳学教,张元清更愿意相信打过几次交道的老梆子。

这时,纯阳掌教微笑道:

“诸位,容我再借用这具身体片刻,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却夙愿。”

众执事不由看向高峰长老,后者沉吟一下,道:

“可以,但必须在我的视线之内。’

纯阳学教颔首:

但就在这时,张元清急声道:

“长老,别信他!他说的是谎话,别让他再占着精卫的身子。花语、夏树之恋等人吃了一惊,纷纷看向元始天尊,不明白他从何判断纯阳掌教说谎。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