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墨磐老师想了想,道:

“可以!”

他先和学员们说了句“你们继续”,然后领着元始天尊走出宽敞的炼器室,沿着楼梯,朝二楼走去。

张元清放慢步伐,凝神思索。

我需要找帮手,秦风学院内,能视作帮手的屈指可数,张元清选定了四个人:夏侯傲天、赵城隍、孙淼淼、天下归火。

当然,红鸡哥,牡丹仙子,牛栏山小仙女,袁廷这几个可以信任。但以上这四位,他们要么实力一般,要么有严重性格缺陷。

赵城隍,孙淼淼和天下归火﹑都是超凡阶段的种子,晋升圣者后也属于精英。

前两者既是巅峰职业﹑又身世显赫,肯定有保命道具也能发挥不错的作用。

后者拥有较高的智力,应变能力属于可以,谋事也可靠伙伴。队伍里需要一个擅长近战的职业。至于夏侯傲天他是5级学士道具众多学识丰厚,惦记着他的意大利炮。

最主要的是张元清认为夏侯傲天虽然有严重的性格缺陷,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世他纯粹惇没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弯弯绕绕。

先通过魔镜验证四人是否可靠,行动是否能顺利离开副本后﹐再找机会与他们签订保密契约张元清暗暗想道。

保密这方面他其实不太担心,因为这四人里没有百花会的。

以长生宫内部情况来看,道具不少,宝贝大家一起分,分了赃﹐就是一条心没人会讲出去。这也是张元清把袁廷排除在外的原因。

袁廷这个大嘴巴忍得了一时忍不了一世,秘密行动绝对不能找他。

“对了,墨盘老师你似乎没说过这面镜子的代价?”张元清想起这秘密行动开始前,他必须扫清隐患。

墨盘说道:“使用镜子的代价是12小时内命运会受到干扰,出现一些原本不会出现的意外,问题问题越多―干扰越严重。

所以我只允许学员们问一次、因为一次的干扰大概就是走楼梯会摔倒,喝水会差点被呛死。虽然凶险﹐但不会有生死危机。

就是倒霉buff呗张元清问道:“如果问两次呢。”

墨盘回答道:“会有生命危险但死不死看运气。”

12小时内最多问一次―两次的话―对普通人来说﹐就会有生死危机,但我有幸运项链―两次应该没问题,张元清点点头:

哒哒平缓的脚步声里张元清跟着墨盘来到陈列室门口,后者掏出工作牌经过入口人偶骑士的人脸扫描后顺利进入陈列室,两人一进入陈列室,张元清径直走向命运魔镜,立于镜前扭头道:

“老师我的问题比较隐私,您能出去一下吗。”

墨盘皱了皱眉。

“放心有人偶看着,我不会触碰道具的。”张元清保证道。我像那么傻的人吗。他心里说。

墨盘也才点头―转身离去。

待他走出陈列室后张元清深吸一口气.凝视着镜中的自己道:“我是元始天尊—魔镜,请回答我和孙淼淼,赵城隍,天下归火,夏侯傲天的长生官行动能否顺利。”

这个问题既是询问成功率也是变相的验证他们是否可靠,如果不可靠行动必然失败。

镜面如水波般荡漾,俄项五个大字浮现:富贵险中求。

富贵险中求,魔镜的意思是行动非常危险,可能会受伤,甚至会有人牺牲但最后能成功,因为如果不会成功,获成功率不高,那回答应该是否定句。

张元清作为星官﹑自己就能解读,他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他转而思考第二个问题。

魔镜只能回答自身命运相关的问题,仅限于主宰位格,那么涉及到半神的事件,人物―肯定无法回答。

魔君有没有死﹑或张子真有没有死,这样的问题就没办法问了﹑因为不涉及自身命运。

在未来魔君会不会反噬他。

这个问题倒是可以提﹐能一针见血的验证魔君是否活着﹐以及承接魔君因果的后张元清想了想又放弃了。

因为他想起鸡心岛私教课﹐星空探测者的话,主修太阴之力也能克制观星术。

而魔镜的功能﹐也是观星术和八卦术的结合,通过角色卡的黑月来看,魔君大概率是主修太阴之力。

老爸主修什么不知道没确定之前魔镜能答案都不可信反会让判段受到误导,不如不问。魔君和老爸部情报—恐怕不是一面镜奇子窥探的不然五行盟有无数办法锁定这个魔君传人。

张元清快速开动脑筋。很快他想到了一个一本万利的问题。

“我是元始天尊,魔镜请回答我能活多久。”张元清问道

这个问题就妙在不管他还有多少因果,有多少问题只要确定寿命就能借此推敲出很多信息。

当然―,张元清色做好了魔镜答不出来的心理准备。

“啊”

只见镜面如水波般荡漾波动迟迟没有停止,如同运算达到极限的计算机过了很久很久镜面波动停止。

三个鲜血淋漓的字浮现:

“三个月。”

这三个字不停的往下滴血,顺着光滑的镜面流淌。

三个月?。张元清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他仿佛受了惊吓﹑心里莫名的惊悚。

“我只有三个月可以活了?以我现在背负的因果,不管是角色卡的问题,老爸的遗产都不太可能在两个月后爆发啊,那会儿也顶多6级甚至5级,所以我是死在副本里﹐还是被邪恶组织的大佬杀死?。”

他内心再难平静,泛起阵阵寒意。

同时又感觉命运荒诞不羁就好比因为感冒去医院检查结果查出了癌症︰然后是晚期。

“先不考虑这个了,等离开奏风学院。找傅青阳商量。自己一个人苦恼也没意义。”

张元清是逆境中成长起来的人,哪怕魔镜告诉他死期是明天,他也能面不改色的找到孙淼淼说:想有个孩子是吧,本天尊临死前助你好孕。嗯,牛栏山小仙女和牡丹仙子也可以。

再不济―宋蔓老师可以。

他转身离开陈列室与外头的墨盘老师会合一起返回炼器室。

刚进炼器室就被一阵嘈杂声吸引,放眼望去学员们四处奔走,不少人躺在地上乱成一锅粥。

“谁有要治疗道具快拿出来,红鸡哥快不行了,快救他啊。兽王呢?学员里就只有三个兽王吗?”

张元清逮住一位学员问道:“怎么回事?”

那学员一脸见鬼的表情~沉声道: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大家突然间倒霉起来了,红鸡哥这个没脑子的作死点燃炉子,把大家的炉子都点炸,了很多学员受伤了。”

墨盘一副早已预料的模样道:

“处理好受伤的学员就可以下课了。”

魔镜的命运干扰出现了?

墨盘老师资—看就是惯犯啊,这样就不用上课了是吗?我的幸运项链在郡主那里,张元清疾声道:

“墨盘老师我刚才问了两个问题,我不能在这里待利去了,要回一趟宿舍。”恰好这时身材健硕的赵飞问双目赤红能奔来,怒喝道:

“我不想再忍了,元始天尊,你重伤我爸和弟弟,你要付出代价。”掏出小手枪就对我啪啪啪。

炼器课在一片混乱中提前结束,张元清莫名其妙的被赵飞问枪击,被怀恨在心的袁廷”袭击”,被孙淼淼大骂:渣男,休想让我给你生孩子。折腾了半小时受伤的学员们治疗完毕,这部分人的命运干扰结束。

其中就有赵飞问,枪击失败后,他被张元清暴揍一顿,肋骨揪断两根左腿打断,支付了魔镜的代价。没有支付代价街学员心惊胆战的离开。

中午食堂

张元清戴着幸运项链走进食堂本能的揉了揉胸口,仿佛还能感受到火辣辣的疼痛。

炼器课结束后他第一时间返回寝室,向己经回归的银瑶郡主索要幸运项链﹑结果被赌气的郡主拿小拳头捶了胸口。

当场胸骨尽断。打完人,银瑶郡主认真检讨诚恳道歉:

察觉胸口有两处贯穿伤,便莫名的生气,恨不得撕了他。但打了他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过激了~非常抱歉。

张元清当时心说,那你晚上侍寝道歉呗。

这句玩笑话没敢说出来﹐害怕命运又被干扰。他在窗口打了饭菜﹑托着餐盘走向太一门这组的桌边道:

“袁廷帮我打碗汤。”

袁廷瞥他一眼:

“没空。”

“你这样的态度还怎么让我很放心把秘密告诉你呢。”

张元清叹息

“您是要七分水三分料,还是要七分料三分水?”袁廷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眉眼间透着殷勤。“五五开。”张元清说。袁廷屁颠颠的跑向窗口张元清立刻道:

“晚八点,你俩到我房间来,有重要事相商―淼淼你夜游过来不要让任何何发现。”

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一东一西相隔甚远。

赵城隍和孙淼淼对视一眼,两人齐齐皱眉,但没多问,点了点头。

张元清托着餐盘走开了,他目标明确的来到天下归火桌边笑道:

“晚上有点无聊喊了赵城隍和孙淼淼打牌,三缺一,你来不来。”

天下归火先是皱眉﹐旋即看见元始天尊含笑不语赘神态,心里一动道:“好

张元清又托着餐盘离开来到了孤身独坐角落前夏候傲天。

“走开,孤独是主角的宿命,强者以星空和孤寂为伴弱者才会拉帮结派。”夏侯傲天宛如吟唱般的说道。

“八千万还了吗?”张元清问。

夏侯傲天勃然大怒:

“元始天尊你几次三番提这件事,是故意激怒我?好吧你做到了。”

“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再欠一个八千万”张元清压低声音:

“今晚我有一个秘密行动,唯有强者和命运不凡的主角才能参与,你有没有兴趣?”这种话术无疑击中了夏侯傲天的兴趣点

“什么秘密行即?”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