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温热的脏器,搏动的心脏,凄艳的鲜血,哗啦啦的流淌于地,深深映入张元清的眼睛,映入他的脑海。

他知道这趟地宫之行非常危险,知道大家随时可能会死。

但看着赵城拭死在眼前,仍让他难以接受,各种情绪翻涌,愤怒、惊愕、恐惧,以及….愧疚。

尽管行动之前,他就反复提醒行动的危险;尽管大家都是成熟的灵境行者,见惯了死亡,但赵城拭的死,依然和他有巨大干系。

因为队友是他挑选的,是他引着赵城隍踏上这条死路的。

这一幕同样映入回过神来的孙淼淼、天下归火和夏侯傲天眼中,一股巨大的寒意在众人心里升起。

6级?!

—剑秒杀赵城拭,这具巨型兵俑的战力,毫无疑问,达到了圣者阶度的颠年。

但应该没到主宰,不然现在死的就不只是赵城隍,而是所有人。

“艹!”

张元清咆哮一声,仿佛受了刺淑,纵身跃起,插鼓紫金锤砸向巨型兵作的脑袋。

他速度极快,宛如弹动强壮后肢的蚌锰。

残影一闪,便扑至巨型兵俑眼前,擂鼓紫金锤奋力砸下。

巨型兵俑偏了偏脑袋。“嘭,咔嚓..”

擂鼓紫金锤砸在了右肩,砸出细密的裂缝。

遭受攻击的巨型兵俑挥动手臂,青铜剑横扫,快如闪电。

张元清身躯腾空,避无可避,电光火石间,又来不及施展星遁术。

剑光一闪而逝,伴随着灰蒙蒙光晕破裂,戴在胸口的不屈者护镜被削成两半,直接损坏。

张元清的身躯溅起夸张的水花。他本该被一剑斩断,阴阳法袍救了他一命。

当然,也正是因为有这件道具,他才敢冒险。

飞溅的水花瞬间回归,恢复成血肉之躯,张元清心里一寒,怒火顿消,来不及心疼道具,连忙施展星遁术。

他化作星光,于牌坊下方凝聚,持握擂鼓紫金锤的右手,虎口龟裂,鲜血长流,小臂骨裂。

这让他提前结束了小南瓜的使用时间。

擂鼓紫金锤的共振功能,作用在敌人身上的同时,也作用在主人身上,因此只能使用十分钟。

超过十分钟,身体会在共振状态下化作痛粉。

如今小臂骨折,若再使用擂鼓紫金锤,整条手臂会当场报废。

张元清一眼扫去,恰好看见银瑶郡主被长矛高高挑起,看见孙淼淼和天下归火横飞出去,前者右臂扭曲,后者胸部凹陷。

队伍瞬间大败!

这时,他听见身后传来赵城隍凝重的声音:“你太冲动了,如果不是有这件袍子,现在已是个死人。”

扭头看去,正是黑衣黑裤的赵城隍。

“你没死?”

张元清又惊又喜,再看向原地的尸体,温热的内脏和凄艳的鲜血,变成了一地的黑灰。

看着元始天尊欣喜的神色,起城拭脸色罕见的柔和,“太爷给了我一件替死道具,巫蛊师职业的消耗品。”

说完,他面皮抽搐的补充道:“价值三千万的消耗品……”

这样的道具,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可能再拥有,等于白白交代了一条命。

反正没死就好!张元清立刻朝着银瑶郡主等人高喊:“赵城拭还活着,先撤退.……”

率先化作星光遁走。

天下归火、孙淼淼和银瑶郡主都有遁术,说走就走,没有遁术的夏侯傲天,早已背上喷气式背包,纵身跃下百米高的汉白玉高台。

这伙残兵败将没敢回头,屁滚尿流的逃回水潭边,见两具兵俑没有追来,这才驻足歇息。

“你太爷哪里搞来的替死道具,我让爷爷也弄—件。”

尽管有伤在身,但孙淼淼满脸开心。

“不知道。”赵城拭实话实说。

两人口水话对答间,张元清拿出山神权杖,治疗天下归火、孙淼淼的伤势,然后单掌按在银瑶郡主肩膀,渡入太阴之力温养。

“那两件兵俑是6级,而且极可能是6级巅峰。”夏侯傲天焦急的来回走动,“这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跑路吧。”

孙淼淼不甘心,道:“四千八百万就这样砸水里了么,不,砸兵俑里了吗。”

夏侯傲天嘴角一阵抽动,心痛到难以呼吸,怒道:“别提这件事……”

天下归火盘坐在水潭边,缓缓道:“我损失了一件圣者品质的道具,夏侯傲天损失四千八百万,赵城拭损失一条命,元始天尊损失一件道具

“如果这时候放弃,你们甘心吗,反正我不甘心。”

夏侯傲天抓狂:

“都说了不要再提钱,八千万我还没还,现在又欠四千八百万,我什么都没得到,却欠了家族1.2亿。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呢,及杀你们,就像屠狗一样简单,而且门身体里的息壤含量更高,无论打碎多次都会重组。

“走吧,欠钱总比没命好。”

“你不是主角吗,主角就这么怂?”孙淼淼说。

“主角才要审时度势,没脑子的都死了,不配当主角。”夏侯傲天嗤之以鼻。

正争执,忽然一记响亮的巴掌,打断了众人。

循声看去,只见元始天尊右脸颊高高肿起,他被自己的阴尸扇了一巴掌。

“你搞什么鬼?”夏侯傲天气道。

“没事,打一巴掌,提提神。”张元清随口敷衍。“

默默与银瑶郡主拉开距离。

他挨打是有原因的,短时间内两次使用山神权杖,欲火灼身,越来越觉得郡主眉目清秀,秀色可餐,于是没忍住,摸了银瑶郡主的胸和屁股。

正想贴上去鄢一鄢,就被一巴掌扇清醒了。

很痛,但欲火消了不少。

短时间内不能再使用山神木了,不然就不是一巴掌能扇清醒的,那时我大概会用强,然后说:魔君可往,我亦可往。

然后队友们就会看到元始天尊被自己阴尸追杀的场面,当然,猫王音箱至今都没播放郡主和魔君的往事,我也不清楚魔君到底有没有赶尸…….张元清心里嘀咕。

“真的吗?”孙淼淼显然不太相信这番说辞,她凑过来,审视着银瑶郡主:

“你这个阴尸不简单呀,我刚才看她施展星遁术了。”

“那是道具的作用。”张元清扯谎,然后迅速岔开话题,道:

“刚才我注意到,两具兵俑比台阶上的兵俑高级,拥有技能,但不齐全,这是好事,如果是正儿八经的六级巅峰,咱们可以选择撤退了。

“要摧毁那两具兵俑不难,我们有大炮,以及我的雷暴炮,破坏力是够了,难的是如何阻止它们复原。赵城拭,你的收纳盒能镇压那两具阴尸吗。”

赵城隍摇了摇头:“更大的可能是收纳盒破损,然后所有兵俑一起冲出来。”

这就难办了啊,就冈!那具兵俑的攻击力来看,阴阳法袍的,困不住它俩,小红帽虽然自带空间,可小红帽也收不走比自己位格更高的存在,八尺镜虽然是主宰道具,但功能不是封印…

张元清一时犯难。

他们中,没有镇压6级的极品道具。天下归火说道:

“夏侯傲天,你是方士,这方面的难题该由你来解决。”

大伙心说,这锅甩的好。

“容我想想,容我想想……”夏侯傲天皱起了眉头,拍到脑袋,自言自语般的分析道:

“它们几乎不会被杀死,它们有灵魂,但灵魂均匀分布在躯壳里,由息壤温养,夜游神的手段很难对它们奏效。

“咱们应该没有封印、镇压6级圣者的道具,想要以弱胜强,就必须另辟蹊径。”

“怎么说?”众人精神一振,心说这家伙虽然有严重的性格缺陷,但专业素养还是值得肯定的。

“利用五行相克的原理,息壤虽然是至高材料,但依然要受到木属性力量的克制,所以,理论上说,我们只需有品质足够高的兽王道具,就能克制它,嗯,功能必须是植物系的。”夏侯傲天说:

“比如,让息壤长满植物,植物会吸收、吞噬息壤的力量,从而弱化它们。”

“山神职业的可以吗,植物系的。”张元清说。

他倒是有一件兽王手镯,可这件道具的品质属中上,而且功能也不是植物系。

“重点不在于植物,而是能吸收息壤力量的植物,山神是土怪职业的,催生出的植物没有这种力量。”夏侯傲天说。

“啊,我有!”大眼睛的孙淼淼举起手,“我有鬼脸藤的种子,是百花会的大长老培育的种子,它们落地就能生长,嗜血成性,擅长束缚敌人,我兑换它们,本来是为了弥补星官欠缺群体攻击技能的短板。”

百花会和太一门关系最亲近。

赵城隍淡淡道:“鬼脸藤的品质不足以压制6级的兵俑。”

“不,可以!”张元清眼睛一亮,“我的山神权杖可以异化植物,让它们获得巨大的增幅,当然这还不够,虽然以兵俑的实力,鬼脸藤刚生长出来就会清理掉。所以我们要在打碎兵俑后散择子。”

鬼脸藤对付不了完整俑,但对付满地的碎渣应该问题不大。

夏侯傲天猛地击掌:“可行!”

于是,在制定详细的制敌计划后,一行人再次踏上征程,夏侯傲天雄赳赳气昂昂的前头带路,天下归火和赵城拭抬着沉重炮台,落在最后。

走在中间的张元清心想,猫王音箱如果在这里的话,肯定会播放惊心动魄的BGM助兴。R

可惜它不在。

此时,他身披阴阳法袍,脚穿后土靴,颈戴幸运项链、双手戴疾风者手套,手持紫金盾。

重新返回长生殿前,两尊高大的兵俑静静伫立在殿门前,驻守着空荡荡的寝宫,如同过去无数岁月那样。

咚!

大炮基座重重落下,发出沉闷的响动,整个地面一震。

同时.那尊兵俑扭过头来.望向这群手下败家,震荡出精神波动

“擅闯始皇帝寝宫者,杀放!”又是震慑!

等级压制下,孙淼淼等人不可避免的意识震荡,陷入呆滞。

只有张元清,在震慑来临前,屈指点在额头。

霍然间,蓝色的颜料浮现,以额头为源点,迅速扩散整张脸。

黑白二色,于眼部、嘴部勾勒出一张桀骜不驯,永不屈服的脸谱。

蓝脸,耐力提升50%,豁免三次精神类攻击。

抗住震慑技能后,张元清望着化作残影奔来的巨型兵俑,不慌不忙的抓住披在肩膀的阴阳法袍,抖手甩向天空。

水火大阵降临,将双方攘括在内。火阵中,升起一尊赤色陶土人,手持紫金盾,迎向巨型兵俑,嘴里哇哇大叫:

“你的死期到了,我们有了详细的计划。”

另一边的漆黑陶土人,双手戴着疾风者手套,掀起虚幻海浪和狂风,卷向长矛兵俑。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