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离开比尔先生的住所,张元清径直走向楼下的白色轿车,拉开副驾驶的位置,钻了进去。

“队长,我是送你去傅家湾呢,还是你家?”

司机是个戴银色大耳环,画着烟熏妆,穿着露肩T恤的性感女郎。

“回别墅吧。”

张元清想了想,说道。

他已经打电话向小姨报过平安,至于外公外婆那边,他的说辞是――在关雅家住几天。

外公外婆听了都很高兴,老两口辛苦奋斗一辈子,有车有房不愁养老,最愁的就是下一代和下下代的婚姻问题。

过去几年里,忍辱负重的养着三条单身狗,到了结婚的年纪也不谈对象,满脸写着“原来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

现在总算有一条单身狗开窍了,知道交女朋友了,外公外婆都很欣慰,大力支持。

“好的!”女王缓踩油门,车子轻快平缓的驶出公寓。

她双手把着方向盘,漫不经心的语气道:

“队长,听关雅说,你的格斗术精进很快?嗯,正好我也有段时间没练体术了,以后一起训练?”

“怎么不找关雅?”张元清随口回应。

“我想找对练,不想挨揍。”女王撇撇嘴。

她的格斗技巧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不然无法胜任小队队长一职,只是由于水鬼在身体素质方面加成不大,就没有深耕格斗术。

前阵子陪谢灵熙纵情声色,把松海好玩的地方过了一遍,现在该回归正常状态了

没准关雅正愁没机会揍你呢,说不定她还会把谢灵熙骗过去揍…….张元清心里腹诽,“有空再说吧。”

他敷衍了一句,靠着椅背,任凭思绪发散:

先把欠傅青阳的钱还了,本天尊铁骨铮铮,岂能事事受人恩惠,虽然他给的很多

这几天的目标就是苦练破煞符,归还伏魔杵之前,一定要掌控制符技巧,以后破煞符就是伏魔杵的平替…… .

傅青阳应该正在开会,不知道组织有没有办法逮住纯阳掌教,估计不会有特别好的办法,邪恶职业都那么难抓,不受道德值约束的古代修行者只会更难…..

如果不能揪出他,那就要想办法阻止他吃人,尽可能的延缓他恢复的速度……

等到车子驶入傅家湾,张元清灵光一闪,心说破煞符不就是最好的选择吗。

纯阳掌教过于虚弱,强凝的元神还被伏魔杵“净化”了,普通人能为他提供的养分有限,在这样的背景下,他只能一边吞噬凡人的灵体,一边寻找超凡境的灵境行者。

只要给太一门的夜游神,每人发一张破煞符,纯阳掌教就傻眼了,他只能去找幻术师,而幻术师作为邪恶职业,更会苟。

这不就能延缓纯阳掌教的恢复速度嘛。

而且我还能趁机发一笔横财,但这样恐怕会过度消耗伏魔杵的力量,让娘娘的半数阳魄处在虚弱状态……张元清想了想,决定等三天后再召唤一次老梆子,询问她的意见。

——老梆子每次降低后,需隔三天才能重返现实。

“嗯,先找傅青阳问问,如果组织不需要破煞符呢。”

会议桌边的长老们,齐刷刷看向这位新晋的年轻长老。

傅青阳目光平静,环顾一圈,字正腔圆说道:

“本次会议的主题,是金辉市古墓事件后续。有些长老还不知道金辉市古墓事件的具体情况,我简单说一下。

“几天前,考古工作者们在金辉市挖掘出一座古墓,从墓中运出一具青铜雕塑,金辉市的大雾事件,就是因它而起。

“根据杭城分部的几位执事与元始天尊的调查,确认那是一具阴物傀儡,由古代修行者炼制,,他们发现,那座古墓是宋代仙门纯阳教的封魔地。

“于是汇报了杭城分部,由高峰长老带队探索古墓,他们释放了封印在古墓中的怨灵,并将其消灭。”

“所以呢!”红发青年皱眉道:“就这点事,不足以召开十老会议吧。”

身为日游神的赵长老,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微变。

众长老将目光投向了参与本次会议的高峰长老。

穿着陈旧的登山服的高峰长老,微微颔首,作为当事人的他,接过了话题:

“诸位,那怨灵自称纯阳掌教,因天地灵力稀薄,嫡传弟子为冲击日游神境界,妄图攫取他的日之神力,于是勾结邪道中人欺师灭祖,将他封在古墓中。

“真假不得而知,但他确实不是善类,被我当场击杀。但傅青阳今早与我通话,说纯阳掌教未死,极可能夺舍了在场的执事。

“我亲自核查了一遍,杭城分部的三位执事未被夺舍,倒是当时古墓外负责警戒的一名治安员,昨晚暴毙在家。

“所以我认同他的话,纯阳掌教未死。”

听到这里,不需要多做解释,在场的长老们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脸色陡然凝重。

一位古代日游神,心术不正,不受道德值约束,一旦让他恢复实力,必定在现实世界里掀起惊涛骇浪。

甚至,他们这些长老也有危险,同级别的情况下,灵境行者在现实里是斗不过古代修行者的。

道德值是悬在当代灵境行者头上的一把刀,而古代修行者为了赢,可以没有下限,却不受道德值约束。

赵长老神色最急切,双手撑在桌面,道:

“有没有更详细的情报,我要知道他的具体手段、等级,越详细越好。”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帝鸿邀请太一门参加十老会议,因为该事件中,太一门的夜游神最危险。

傅青阳缓声道:

“日游神,兼修幻术师技能,具体等级未知,此人当初为祸四方,出入主宰境的弟子率领教众围剿,纯阳教因此没落。”

赵长老脸色愈发凝重,沉声道:

“我知道了。”

这时,红发青年问道:

“那个纯阳掌教不是已经逃了吗,傅青阳,你从哪里得来的情报,知道的比老高还多。”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