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听见元始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心虚,关雅身体顿时一僵。

她侧躺着,背对房门,不作声,假装自己睡着了。

但门外的元始丝毫没有自觉,关雅听见轻盈的脚步声迈入房间,旋即,传来关门的微响。

他进来了。

关雅心脏“砰砰”狂跳两下,抿紧嘴唇,继续装睡。

张元清缓步走向大床,夜游神的目光看破黑暗,关雅僵硬的睡姿尽收眼底,薄薄的空调被沿着曼妙丰腴的曲线起伏。

由于侧身蜷缩的缘故,关雅的臀部轮廓展露的淋漓尽致。

浑圆饱满,似满月,如蜜桃。

她早已是熟透的年纪,处处都散发着成熟女性惊人的魅力。

张元清把碧绿珠子取出来,激活,放在桌上,低声笑道:

“关雅姐,别装睡了,咱们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搞得好像偷情似的。“

关雅顿时装不下去,扭过头来,瞪眼嗔道:

“我还没说原谅你呢,进我屋干嘛,出去出去。“

“这不是负荆请罪来了嘛。”张元清坐在床边,踢掉拖鞋,钻入被窝,搂住关雅紧致的小蛮腰,“让我抱抱。”

关雅象征性的抗拒了一下。

导师说的对,她没生气……张元清信心大增,手掌开始不老实的摩挲着关雅的小腹。

因为修行体术的原因,腹部脂肪含量极低,所以摸起来又柔软又紧致。

但他最喜欢在性感的肚脐附近流连,紧致小蛮腰最性感的部位不是人鱼线和马甲线,张元清一直认为是浅浅的肚脐。

他的小腹紧贴着圆臀,两人之间隔着丝滑柔软的睡衣,清晰体会到了混血女友丰满和软弹。

可惜关雅穿的是睡裙,不是分体式睡衣,让他只能隔着衣服享用女友曼妙的娇躯。

类似的亲密抚摸不是一次两次了,关雅并不抗拒,两人都没说话,任时光悄然溜走。

突然,关雅不自在的往前挪了挪身子,没好气道:

“不是说负荆请罪吗,你带的荆条是用来捅我的?“

说完她就后悔了,此情此景,委实不是说荤段子的时机。

元始一定会蹬鼻子上脸,哦不,上她。

岂料,身后的大男孩并没有进一步动作,强壮有力的手臂仅仅是把溜走的她,往回带了带。

“我听说,米勒家族有六位主宰,圣者超过二十位,超凡数量更多,感觉也不怎么样嘛。”张元清说道:

“老大的白虎卫都有二十多位圣者。“

听他主动谈及米勒家族,关雅先是一愣,继而摇头:

“傅青阳的白虎卫都是普通圣者,6级一个没有,米勒家族的6级圣者,就我了解到的,便有20位。”

6级圣者4级圣者,可以用云泥之别来形容。

浅野凉说的圣者超过20位,20这个字数指的是6级?6级以下省略?张元清忽然想传送去岛国打浅野凉一顿。

心说,果然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关雅叹道:

“而且,你说的数据,可不包括米勒家族招揽的灵境行者。”

家族中的行者数量,只是灵境世家底蕴的一部分,要估算一个家族的实力,还要看他们积攒的财富、人脉、投资和招揽的盟友。

比如傅青阳,他作为傅家的大少爷,他手底下的白虎卫,也属于傅家的附属势力。

米勒家族自然也有类似的附属势力、组织。

张元清“噢”一声,陷入沉思。

黑暗里,关雅回过头,水润的眸子凝视着他,道:

“怎么突然问这些?“

张元清亲吻着白皙修长的玉颈,道:

“我想过了,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句话同样适用在灵境世家,灵境世家内部几乎不可能一条心,各有各的利益,只要没有触犯到整个家族的利益,那么我的敌人,就只是你那个八字还没一撇的未婚夫。

“嗯,以及他背后的那个派系。这样的话,其实我根本没必要和整个米勒家族为敌,关雅姐,咱们面前的拦路石,不算大的。而且我会努力积攒人脉,组建自己的派系。”

他的派系其实已经慢慢形成了。

五行盟层面上,傅青阳和灵钧,巡逻小队,以及在杀戮副本里受过他恩惠的圣者。

民间组织上,松海的止杀宫主,还有无痕大师的团队。

太一门方面,孙淼淼、赵城隍、阴姬这几位地位超然的星官。

灵境世家里,则有谢灵熙和夏侯傲天。

张元清慢慢把自己结识的人脉,一个个的说给关雅听,说来奇怪,灵钧平时对他倾囊相授,教导恋爱技巧。

但真正到了今晚,他却不传授技艺了,反而说了一句:

真诚就好。

于是张元清嗅着关雅发丝间的清香,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说给她:

“我能感觉出来,你极度缺乏安全感,我尝试用保证和誓言打动你,可似乎除了真实行动,其他的你都不相信。

“但我确实做不到搭个航班飞往国外,闯进米勒家族告诉你那个未婚夫:你特么离关雅远点。

“毕竟他离你确实挺远的,远到分处星球两端。

“关雅姐,你从始至终,都没有对我们这段关系抱有过信心,对吗。你在怕什么,傅家和米勒家与,我会扛下来的。“

关雅内心忽然柔软极了,她想起了昨天上午傅青阳说的话:

分手便分手了,没了元始,你还能嫁到米勒家族,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而元始却要因为你直面一个庞大的灵境世家,分手挺好的。

是啊,她就算嫁到米勒家族,顶多就是感情方面的灰暗,可她仍是豪门富太太,享用荣华富贵,享用傅家和米勒家的资源。

元始呢,真要计较起来,这段感情最亏的是他,他所承担的风险和压力,远胜她这个退一步便成豪门太太的“联姻牺牲品”。

而在这段收益和风险不成正比的感情里,他想的是怎么扩展人脉,结交帮手,将来有一天能摆平傅家和那个八字没一撇的未婚夫。

虽然他自嘲是草根,是狗血爱情故事里的穷书生。

但他做的比那些只会怂恿千金小姐跟自己私奔的穷书生强多了。

可她呢,她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勇敢的骑士就应该打败敌人,把心爱的公主抱回家。

她觉得自己需要安全感,所以元始就要好好成长,这样就能风风光光的把她娶走,让她再无顾虑。

所以不能这么轻易被他得到,太轻易他就不努力了。

可其实,她只是在画饼而已。

“元始,对不起…..”

黑暗的房间里,传来一声哽咽的呢喃。

关雅吸了吸鼻子,语气很快回复正常,轻轻说: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太软弱了。”

她沉默了一下,说道:

“虽然你昨天让我很生气,但我也因此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侣间的坦诚非常重要。

“你说的没错,我以前,确实对咱们的未来比较悲观,问题不在你这里,在我。

“你别看我平时表现的见多识广,经验丰富,那只是我用来掩盖自己的软弱罢了。我还没跟你说过我爸妈的事吧。“

知道一点,令堂和家母一样,都是慈母手中剑,游子身上劈那种类型……张元清心说。

房间漆黑,关雅看不到男朋友的脸,所以洞察不到他此时的内心戏,她咬着嘴唇:

“我爸妈是利益联姻,爸爸是天罚的检察官,当时他羽翼未丰,需要资本在背后支持,而傅家也需要一位检察官在天罚内部替自己办事,于是就有了这段婚姻。

“我妈开始是喜欢他的,可爸爸有自己喜欢的人,结婚之后,并没有断掉那份关系,在妈妈生下我之后,他就再不碰我妈了。

“妈妈就在外面找男人报复他,两人各玩各的,却偏偏还要在家族里表现出和谐恩爱的样子,让人感到作呕。”

所以才对联姻如此抵触啊!张元清忽然想不出骚话了,游走的手也停了下来,紧紧拥着她,给予无声的安慰。

关雅幽幽道:

“但我软弱的原因,很大程度来源于我妈,她有很强的掌控欲,她控制不了爸爸,所以喜欢控制我,从小到大,我记不清自己到底挨过多少打,每次听到她回来的高跟鞋声,我就吓的发抖。

“这种恐惧,一直到我长大都没消除,明明我已经是圣者,但想起她,我就忍不住害怕。我在傅青阳面前表现的对她多不屑,心里就有多畏惧。

“所以她让我联姻,我只能躲,只敢躲。”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张元清怀里缩,似乎这样就会有安全感。

“还有傅家,这个家族传承了一百多年,掌控着数千亿联邦币的财富,族老会管理宗族和资产,靠的从来都不是亲情和血缘,而是铁拳。

“当家族要你干什么的时候,你最好不要拒绝!这是我们从小记在心里,印在骨子里的信条。比起傅家,本土的灵境世家都只是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

“我见过太多叛逆的孩子被打断脊梁,磨去傲气;看过太多混吃等死的嫡系被踢出权力核心;看过那些反叛的族人被处死。

“我恐惧家族,非常恐惧,尽管族老会知道我晋升圣者后,表示很开心,要接我回去执掌家族产业…….

“在傅家,只有两个孩子敢和族老会叫板,就是傅青阳和他姐姐。后者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就算烧了族老会,族老们也不会怪罪。

“不过傅青阳和他的姐姐又不一样,傅青阳天资很差,狗见了都摇头那种。他从小就被同龄人针对,被殴打,被戏耍,被往死里欺负。

“因为他是家主的儿子,偏偏又那么平庸,大家都爱欺负他。但傅青阳从不认输,他一直在反抗,哪怕是孤军作战,哪怕被打的遍体鳞伤。“

张元清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你没帮他?”

“大人不允许,我会偷偷给他送药,但不敢忤逆长辈。”关雅摇摇头,继续说下去:

“十四岁那年,傅青阳突然崛起了,我至今还记得那一天,他穿着一身白衣,提着一把没开刃的刀,冲进训练馆,一个人砍翻了整个家族的同龄人。

“那些欺负过他的,哪怕只有一次,他都记在心里。他的招式很简单,就是斩击,但就是这么简单的招式,就是没人能打赢他。

“当然没人能赢他,他天资差,所以只练斩击,每天挥刀5000次,他挥了八年。

“他打伤了足足六十人,最轻的也是骨折,这件事震惊了全族,伤者父母们闹到族老会,要求严惩傅青阳。你知道傅青阳当时对族老会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张元清问。

“他把那把砍到弯曲的钝刀丢在族老们面前,告诉他们,要么像过去八年里那样闭嘴,要么十年后,这把刀斩在你们身上。“关雅说。

“真帅!”张元清感慨道。

“是啊,傅青阳资质平庸,但他是天生的强者,他可以为了报仇,挥刀八年,风雨无阻。只要是他想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到。而我正好相反,我天资不错,却是个软弱的人。”关雅轻声说:

“我做不到傅青阳的坚韧,我不敢反抗傅家,我至今都畏惧着妈妈。“

她终于脱下了所有伪装,把最真实的自己展露在男友眼前。

张元清这才知道,原来关雅姐成熟稳重,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外表下,藏着一个软弱的小女孩。

所以她才会那么拧巴。

黑暗中,谁都没再说话,只有空调“呼呼”的吹送冷风。

张元清又开始吻她的脖子,侧脸,柔声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不从妈妈开始反抗呢。”

关雅喃喃道:

“元始,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你帮我一把,帮我迈出这一步。”

爱情是甜蜜且温馨的体验,床上的爱情更应该激烈、放纵、纯粹,那些童年的不幸和伤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所以张元清在她耳边轻笑道:

“所以关雅姐,我能知道你的深浅了吗。”

他的话冲淡了回忆带来的悲伤和沉郁,让关雅心情顿有好转。

咯咯笑道:“靠你的三寸钉?”

“不,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关雅没有反驳,悄无声息的朝他怀里靠了靠。

我,我终于可以入宫了……张元清顿时狂喜,呼吸一下急促,他深知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当即翻身坐起,白袍小将初上战场,二话不说,卸去田胄,掀起敌方裙甲,手持银枪,便欲捅敌半尺。

敌将猝不及防,曲腿扭腰,身法敏捷,连连闪避银枪捅刺,大骇道:

“你要干嘛?“

白袍小将答:“以我打狗棒法,破汝阴湿洞穴。”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