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阴姬蹙起眉头,有些不太确定的弱向元始天尊。

“他出就署是良臣择主而弑,你应该在通缉榜上见过他…”张元清点点头,给出货肯定的答复。阴姬定定看了几眼,确实想起了这里么一号人物,领首道

“久仰大名”

良臣择主而弑在超凡阶段很?有名气,的确是虚无教派南涧的幻术师,不过阴姬以前并不太在意超凡阶段的小屁孩们,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小胖子叹息道

我能感应到你的诧异,你心里想的应该是,这家伙怎么给一个火师当小弟?

我确实在给人当小弟,但我要替老大解释一下,他是蛊惑之妖,不是火师。

阴姬眼里的诧异更浓了,身为太一门高级执事,她和很多火师打过交道对火师的气质了如指掌。

很象,这个几乎把火师两个字刻在脑门的少年,竟是一位蛊惑之妖。

阴姬收敛情绪,淡淡道∶“那么你们南派的计划是什么。”

没有计划,因为这里长老们需要商议的事,而我们本次会面的目的,仅仅是简单接洽,为后续的影合作打下基础。”小胖子沉声道

契约道具带了吗。

阴姬微微颔首,摊开掌心,—抹黄澄澄的微光自掌心绽放,凝成—卷金色卷轴。

她摊开卷轴,陈旧的羊皮纸制成的卷轴上,绘着盾牌和大剑,一般严厉中正的气息盈满整个办公室。小胖子满意点头

“你是红缨长老的爱徒,大长老让我和你签订契约,如果太一门黑吃黑,那你将受到契约反噬,回归灵境。若虚无教派黑吃黑,那么回归灵境的就是我。

这是想用阴姬来牵制红缨长老?

嗯,以红缨长老附绣姬的感情,有了这层束缚,多少会尽惮。

不过这固小胖子,明显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要是阴姬和他互换,太一门得亏死,张元清冷静旁观,不做干涉。

阴姬展开卷轴,按照小胖子的要求,以语言的方式在卷轴上录入契约内容,滴血为证,再把卷轴抛出小胖子伸手接过,也以同样的方式签订了平等契约。

然后,他把卷轴抛回去,道∶“交换一下联系方式。

阴姬取出手机,首次与一位邪恶职业添加好友。

“接下来就是等我们消息吧,今天的初步接触完成了。”小胖子后退一步表示自己没事了。

但元始天尊和小圆有没有事,就是与他里无关了。

小圆脸色冷淡的起身,看向寇北月和小胖子,“走吧。看都不看元始天尊,率先走出的公室。

寇北月愣了愣,看小圆的背景又看张元清,又开心又发愁你俩是不是又闹矛盾了

北月这里这么说,就说明小圆不是来大姨妈了,她就只针对我,只生我气。

张元清看向了小胖子。小胖子用唇语无声的说了句∶你那天没去宾馆。

说完,拉着想和元始天尊多聊几句的老大匆匆离开。

因为我没去宾馆,所以小圆生气了?

张元清表情顿时古怪起来,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惆怅。

从男人的天性来说,这里无疑是值得欣喜的事,小圆闹脾气是因为近期他既没去意无痕宾馆,又鲜少联络。说明小圆阿姨觉得 自己被冷落了这种情绪可不是一般男女关系能有。

惆怅是张元清自觉不是灵钧那种渣男,他已经有关雅姐了,恐怕要辜负小圆的一片痴情呐。这么想着,他“屁颠颠的追上去,往走向白色轿车的小圆。

“小圆阿姨,好久没见了,都没说几句话你就要走。”张元清假装不知情的抱怨。

到底是跟着灵钧修行了数月,对女人的心理把握愈发娴熟,以小圆的性格,坦白直言,只会“让她恼羞成怒。那时就…不是甩脸色,而是一些顿胖揍于是他的假装傻白甜。

“店里忙,没时间。”小圆冷若冰霜的回答,并加快脚步。

“你那破宾馆一天到晚没客人里。”张元清嘟哝。小圆扭过头来,瞪他的一眼。

我刚从秦风学院出来,里面发生了命案,我就一直在松海接受调查,被各种盘问,做笔录,连着三天,终于能喘囗气。”张元清随在她身边,漫不经心的说

上次是傅青阳派了任务,让我来与虚无教派接触,回头又得开会显,时间匆忙,就是没去,无痕宾馆,真可惜,我可是天天想着小圆阿姨的。

小圆冷冷的斜—眼后方的小胖子淡淡道∶

“忙是好事,官方会。重点栽培你的愿,将来前途无量,以后就是少跟我们这!些邪魔外道来往了。”

说罢,打开车门,钻入驾驶室。

张元清咳嗽—声,看向寇北月和小胖子,道“我有事和小圆商量,你俩先回去请寇北月一点眼力都没有,”

“我们没骑电瓶车过来。”

“打车。”

“没钱”。”寇北月理直气壮“打车回宾馆要60块钱,我跑一一午也就挣一百块。”

张元清二话不说,转了一脚千块给他…寇北月开心起来“你跟小圆慢慢说。”

像个拿了巨额零花钱的小孩,高兴带着小伙伴走了。张元清钻入车厢。

几分钟后,与老师通完电话的明姬从办公室出来,恰好看见元始天尊钻出车厢,低头,朝着车里明艳成熟的女子挥手告别。

后者的表情已不像刚才那样冷漠发动车子,驶离物流公司。

终于哄好了,灵钧说得对对于发脾气的女人,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就一定能哄好,因为震她们需要的票,也只是你哄哄她……张元清再一次感慨起导师的睿智。

“你和他们很邀熟悉?”阴姬裙摆飘飘的走来。

代们都是我的亲朋,手足兄弟,嗯,那个小胖子不算。”张元清回眸看“向魔君遗孀,见她秀眉微蹙,欲言又止,便知这位姐姐在想什么,笑道

虽然是邪恶职业,但他们从不做恶事,道德底线比大部分守序职业还高。”

“我不信。”阴姬诚实的说道。

张元清耸耸肩,没解释,指了指跑车,笑道∶“姐姐,走吧,送你回松海。

“你是要在傅家湾休息一步晚,还是直接去当机场阴姬嗓音温和”

夜晚是我们最精神的时候。

“直接去第机场是吧…”张元清听懂了一边走向跑车,一边说道∶

最近几天我会进入副本,抓捕纯阳掌教的行动,可能无法参与,嗯,如果出了副本,有需要帮助随时联络我。

“好!”阴姬没有拒绝。

晚上11∶40分,蓝色跑车沿着高抵达松海国际机场出,发层。阴姬打开车门,却没有立刻下车轻声道∶

“官方的人最喜欢给人扣帽子,再站在大义上击败敌人,你拥有卓绝的天赋,但在权力的争斗中,不可能是那些老狐狸的时手。”

张元清想了想,道“我记住了。”

这是在暗示他,要和小圆他们保持距离,不要给人留下把柄。天帝论城阴姬点点头,跨出跑车,在飞扬的裙摆中,走入灯光明亮的候机大厅。

张元 清目光追逐着;阴姬直到高挑曼妙 的 身影彻底消失, 他收回目光, 驾驶跑车离开。

灵钧关上,房门,取出赠绿宝珠,激活“森之屏障”,隔绝声音。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