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来起的身练练。”焦袁铭在心里默念

“走,去御花园,朕要再练练手。”不知道“是不是袁铭念叨起了作用小皇帝竟然真的要去练想习燃爆术。袁铭也跟着心中有些激动了起来。

只是,小皇帝才刚起身,袁铭自己就先感到一阵眩晕确有,他的神魂再次回到了自己体内

“然爆术原来叫燃爆术…在袁铭转醒之后,眉然头深蹙,只的觉得这个名字一制言难尽。他看着眼前熄灭黑香心中不觉有些郁闷,加一入灵石粉未的用处,不怎么大呀”

这次附体时间稍稍有所增苌,但也比之訥只多附了区区几息而已,不过这看似毫无作用几息,却给了袁铭一个启发。

它的量多量少影响不了附体的时间,而想要制作出与原始黑香一样的真正黑香,恐怕还是得寻找更多相应的蕴含有灵力灵材不断尝试才有可能,而这是他在这座小神庙中无法完成的事情。

“要是时间再长点就好了,能跟着小皇帝一起再施展一次燃爆术一定能有更深的感悟。”袁铭心中暗道。

他就像是一个跟着新科状元一起参加科考的贡生,不止能看到前者的答卷,还能知道对方解答思服路,自个儿做起文章来便能行云流水,毫无阻碍。

“出来那我么久,也是时候启程返回宗门了,《九元诀》和《冥月决》的修炼也都有了突破迹象,该回宗门闭关一阵子了。”袁铭吐,出一口浊气,缓缓说道。

他起身将这段时间搜集的制香材料和剩余的香灰,全都收入储物袋中。

随后又将储物戒以及里面东西也都取出,转移到储物袋中将之贴身收了起来。

袁铭回到宗门里,这些东西一切准备妥当,袁铭关上房门,打算找到乌桑告知一声。

然而,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他。

就在袁铭快走到庙门口时,忽听外面一个阵嘈杂,似有人在哭嚷。

等他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乌桑满脸胡茬,一身尘土地伏在庙门外面。

“嘎龙师兄,你可不能赶我走啊。”乌桑扑着去抓嘎龙的衣角,嘴里哭嚷不已。

“哼你嗜赌成性,死不悔改,这里观容开不下你,你还是赶紧去别处。”嘎龙一脸厌恶,斥道。

旁边围观人不但都是一脸戏谑,看着热闹。

袁铭闻言便明白了,怪不得这些时日一直都没再看到过乌桑,他多半是得了自己给的那些银币之后,赌瘾发作,又跑回铁虎镇赌去了。

他暗自摇头,看了一眼,便欲离去结果刚出庙门就被乌桑看到,后者如同落水之人抓最后一根稻草一般,扑着过来去抓他的脚。

“乌桑,你这是作什么?”袁铭轻巧躲过,皱眉问道。

“你帮帮我,帮我求求情。”乌嗓连忙求道。

“我只是借住于,哪有请求的权力?乌桑兄你还是自已跟嘎龙庙祝好好说吧。”袁铭笑着说道说完,他又跟嘎龙庙咏兄说道:“ 这段时间多有叨扰,我今怀日便要离开了,多谢接待。”

嘎龙跟他没什么交情,闻言也只是淡淡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都怪他,我本来在庙里勤勤恳恳制香,好好修行课业,都是他来找我,扰乱我的修行,才让我重新随落的”呜桑眼见袁铭不肯帮忙忽然站起身来指着他,厉色道。

闻听到此言,众人纷纷响袁铭投去疑惑炒目光。

“我只感念于犬牙神大人给与我指引,时常给乌桑些香火钱和伙食费,让他帮忙转交庙里可没让他他拿钱去赌啊”袁铭一脸无辜,开口说道。必应搜索三优小说加书名抢先看。

“乌桑,庙里可不见你拿过檀越香火钱来,看来都是被你拿去赌了吧?”嘎龙面色一凝,显然也是动了怒气。

他此路话一出,围观人群的疑惑,也全都变成了愤怒。乌桑这是在欺骗犬牙神大人!

“堕入过欲河的人,总是会接二连三的随说谎,伟大犬牙神大人也难以破除你的迷障。乌桑,九里庙不欢迎你,你走罢。”嘎咙说罢转身离去。

袁铭看了一眼神情呆滞的乌桑,轻轻拍了拍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乌桑口袋里放了一颗金豆说了声:“赌狗不得好死啊!”

然后摇头离去,彻底了结了因果是,至于乌桑是否能痛改前非,他是不抱有任何希望的。

半日后情,铁虎镇一处高外大楼阁内,一间,装饰异常典雅的包制厢中,袁铭从怀中摸出一封火漆封口的信封和一个钱袋子交给了坐在对面的一名着装考究的中年男子。

信封上写着几个漆黑大字“镇南将军袁祚冲亲启!

“钱掌柜,那就有劳了。”袁铭开口道。

“阁下放心,整个南疆北域若说哪个商会最靠谱,非我中海商会莫属。我能拍着胸脯保证,东西一定安全送到大晋嘟城。”中年掌柜掂了对店手中的钱袋笑着说道。

袁铭点点头,起身离开了楼阁。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