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张智你瞎说什么,我哪有纵横什么花场,而且我对小芸可是真心的。”余青立恼怒地瞪了中年男修一眼,又回头看了看还未走远的侍女小芸,连忙补救道。

张智见他这样子,顿时笑了起来,桌上的其他两名男修也都露出了笑意,唯有一名女修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

“你也好意思说真心,我呸。”

边上一名文士打扮的修士立刻帮腔:“华仙子说得对,余青立你都对多少女修动过真心了,自己数的过来吗?”

余青立又气又急,却也只能袖袍一甩,干巴巴地说上一句:“你们不信就算了。”

众人说笑一阵,见余青立蔫了一样不再反驳,也失了兴趣。

这时,五人中一名白发老者望向了袁铭,问道:“这位道友眼生的很,是刚来小湖城?”

“在下在城中有段时间了,只是一直在闭关修炼,很少出门。”袁铭摇摇头。

“哦?看来道友还是個苦修之士,只是要我说啊,道友还是得多出来走动走动,不然心境上容易出问题,于修行可没什么好处。”余青立又来了精神。

“余道友这句话倒是不错,吾辈修士绝不能一味闭门造车,否则即便修为上去了,也只是空中楼阁,一碰就碎。”白发老者点点头。

“鲁道友所言极是,远的不说,那生叶宗不就是個例子吗?门下弟子鲜少外出历练,整日不是炼丹育药,就是闭关修炼,修为倒是一個個看着不弱,要是实战就差远了,要不是有元婴期老祖坐镇,恐怕早就被人吞個一干二净了。”张智点点头。

“张智你看看你说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说到底生叶宗能在雷州站稳脚跟,不还是靠着老祖闭关苦修,结成元婴吗?这不是更说明修为比起其他的更重要?”余青立轻笑一声道。

“那可是元婴,能一样吗?话又说回来,整個中原拥有元婴的宗门一個個排下来,生叶宗也是垫底,这不还是因为他们老祖不如其他元婴修士吗?”张智反驳道。

“不错,元婴修士和一般修士已经不是一個层面上的了,不能一概而论。”鲁姓修士也点点头。

“说到生叶宗,最近他们弟子外出试炼被袭击一事,你们听说了吗?”文士打扮的修士突然插话道。

“当然听说了,袭击者就是几年前曾在小湖城出现的魂修蒲正青,现在街头巷尾都传遍了,生叶宗也拿出一大笔钱,提高了他的悬赏,如今不少人都想着找到他赚上一笔呢。”余青立道。

“我说啊,你们可别被灵石蒙了眼,我有個朋友和我说,之前珍灵宗筑基修士被杀也是他动的手,算上生叶宗这次试炼,死在他手里的,近期就已经有三個筑基修士了。”文士打扮的修士道。

“不止,其实是四個还有一個长春观的修士,叫许长青的,也是死在了他手上。”华仙子忽然道。

此言一出,其他人都吃了一惊。

“华仙子此话当真?”张智问道。

“前段时间,长春观在散修会发布悬赏的事你们也都知道,我有一位珍灵宗的好友,和我提起过这件事,据说许长青的尸体是和他们宗门死去的那個古秋龙一起被发现的,在现场还留下了不少他们联手对抗同一人的痕迹,应该不会有假。”华仙子如此说道。

闻言,边上的袁铭纳闷了,他当时明明将现场伪装成许长青和古秋龙火并,后来附体珍灵宗修士时,他们也确认了这一点,如今怎么变成他们联手对敌了?

该不会是珍灵宗害怕长春观怪罪,故意伪造了现场吧?

“啧啧,这么说来魂修也当真恐怖,两個出身宗门的筑基修士联手竟都打不过他一個。”余青立摇头道。

“你以为呢,魂修为何是禁忌,不就是因为他拥有碾压同阶的实力,还有那些诡异无比的手段吗?”张智道。

“话是这么说,不过魂修也不是真的无可匹敌,这次生叶宗的事不就是吗,那個叫哈贡的,不仅一個人斩杀了魂修的两個手下,还将他也生生逼退,救下了生叶宗一行人,据说此人还只是個筑基初期的修士,真不知道他是如何修炼的。”鲁姓修士感慨道。

“不错,我也打听过了,他好像也只是個散修,无论是实力还是人品都这般出彩,前途定是不可估量。”华仙子说着,眼中露出了倾慕之意。

边上文士打扮的修士看了,顿时酸溜溜地说道:“他也只是运气好,一战成名罢了,别的散修又不一定不如他。”

“呵呵,既然崔道友这般认为,那你再说一個和他一样厉害的人出来啊?”华仙子瞪了他一眼。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