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袁铭定了定神,略作调息,待时间过了午夜子时,便取出了一根黑香,打算附体到当初在小湖城中跟在左轻辉身后的那些弟子身上,看看长春观对于左轻辉之事是否已知情。

如今自己虽然已经来到了黑风沙漠,但对于长春观的情况仍需要掌握,否则万一被寻上门来,自己可就被动了。

然而,当他取出偷天鼎时,却忽然一愣他感应到,一道比以往所有都要浓郁的愿力,正如同触手一般缠绕在偷天鼎外壳之上袁铭大为惊讶以往的愿力都是如丝如缕,这股愿力为何如此浓郁?

请^必^应 搜.索:~三 优小~说*网,,。最\快*更,新\, 无^弹-窗。

他尝试着用神识包裹着这股愿力,送入了识海中发现这股愿力内也蕴含崇拜,向往、自卑、忧滤等等情感。

而且随着它将这股愿力炼化吸收,竟然隐约感应到愿力源头,距离他不是很远,就在陷沙城内的样子。

袁铭显出了惊喜的神情,将识海的透明魂鸦释放出来,直奔这股愿力的源头。

透明魂鸦远游距离远胜寻常魂鸦,速度更快,还能变化各种形态,更适合探查此鸦虽然拥有自主意识,但其魂力和袁铭同根同源,袁铭也能分享此鸦的五感“冒陷沙城内城,张玉宅。”

身为陷沙城城主的管家,张玉虽是一名凡人,却也获得了在内城居住的资格,他的这个身份是从他爷爷那辈传下来的,每当和人提起此事,他都会万分庆幸,自己的爷爷当年找到了这么一位好主人。

如今,他已经在城主府干了三十多年,早已娶妻生子,如今眼看着儿子大了,想着也是时候将他培养起来,准备接班了。

可面对父亲的提议,身为儿子的张绣,却格外的抗拒。

“嘭,一张玉粗暴地推开房门,看到自己的儿子手忙脚乱地将一本书藏起,顿时怒火中烧。”混账东西,我让你跟着你李叔学算账,你竟敢撒谎称病,在这里偷看闲书,快给我交出来!

“爹我不想学那些东西。”张绣哭丧着脸道他只有十三四岁,满脸的青涩。一头黑发胡乱的束着,一看平时便没有精心打理值得注意的是,在他的左脸处,靠近耳朵的地方,有一道几位清晰的烫伤印记,看起来就像是一道肆虐的龙卷一般,张玉快步上前,一把拽过张绣,从他手中夺下了藏着的书,摊开一看,书皮上赫然写着“盛公子东游记”这六个字“不想学账,那你以后怎么接我的班?就看这些闲书,能伺候好城主姥爷吗?”

张玉痛骂着,直接将《盛公子东游记》撕成了二半。

张绣看到心爱的书被撕,情绪也瞬间激动起来,疯了似的扑向父亲,夺过了书籍残骸。

不想走你的路,也不想呆在这个破地方当什么管家,我只是想出去看看,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放我自由!张绣抱着韦书,哭喊道。

张玉看着儿子,满眼失望:“绣儿,徐太幼稚了,你可知你看不上眼的这份职位城中有多少人打破了头,都想得到吗?”

出去看看,你说的轻巧,可逆看看自己脸上的印记,你出得去吗?你想要自由,好,我给你,你现在就可以从这里滚出去,我倒要看看你是今天饿死,还是明天饿死!

张绣抽泣着,不发一言。

“唉,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为父这都是为了你好,你生在黑风沙漠,能走上为父的老路,就已经是万幸了。”

见此情形,张玉心中不忍,叹息一声道张绣抬头,眼神中带着一丝有些黯淡的希翼:“父亲,我真的没有别的路可走吗?”孩子,认命吧,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真正获得自由的,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仙师,我们这些凡人,是没有选三的余地的。

张玉摇摇头道张绣失落地低下头去,眼中又有泪水盈出,却被他强忍住了。

张玉见儿子如此,又道:“我今优说的话,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至于这些闲书,从明优起,你若老老实实去上课,我还让你留着,但如果再出现今天的情况,可别怪为父无情。”

说罢,张玉起身离开了房间。

望着父亲有些佝偻的背影,张绣忍不住心中苦楚,踉跄着仰面倒在床榻上,举起被撕成二半的《盛公子东游记》,脑中闪过书中的一篇篇故事,又想到里面描绘的那些壮丽景色,他的视线又不自觉地模糊了起来而在窗外,透明魂鸦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此时也收回目光,钻入了地底。

与此同时,袁铭也睁开了眼,恍然大悟。

偷天鼎的愿力竟然石看过自己书的人产生的,难怪其中都带着崇拜和向往的情绪。

如此说来,先前偷天鼎吸纳众多愿力,也有很大可能来自于他的读者。

袁铭随即回想起张绣父子争吵,心中思绪万千。

自由二字,说起来容易,可想要真正实现,却是难上加难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