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txt网

菜单

“祚冲,明天你……”袁铭母亲边说边走入书房,目光一触即袁铭,顿时愣住了。

袁铭的母亲没有修仙天分,始只是一个凡人,曾经的风华绝代,如今也难逃岁月的磨损,她皮肤不再光滑细腻,身形有些消瘦,皱纹爬上了她的额头与眼角,曾经乌黑的长发,如今也多了不少华发。

她望着袁铭,身体颤料着,却说不出话来,泪水大滴大滴地落下,很快浸湿了脸颊。

她慢慢地走向袁铭,小心翼翼地用手抚摸他的脸频、甚至不敢用力,生怕自己看到一切都是一场梦,稍一用力自己便会从梦中惊醒;袁格握住了母亲放在自己脸颊上的手,感受着从掌心传来的温暖,千言万语,最终也只汇成一句简单的话语“,娘我回来了!”

查长老负责监视袁府的弟子来报,说是袁铭已经回了家中,曲绛城中心的道观,身穿紫金道袍的中年男子,毕毕敬地向一名结丹女修禀告道;男人正是长春观派来的新任国师,“名叫苗轻,修为比起玉壶高上许多,甚至达到了筑巅峰。

大晋国师虽然名头听起来很唬人,但对于长春观这样的修仙宗门来说,实际上和负责处理外务管事没有什么区别,在长春观里,但凡是有些天赋的修士,都不会想来担任这个职务,但偏偏这个位置又很重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相当长春观门面,因此没些背景和手段却又当不得国师。

好在长春观中倒是不缺有一定背景,却又天赋不佳的筑基弟子,玉壶道长如是,苗轻亦如是,与只有筑基初期的玉壶相此,苗轻曾经的身份和地位倒是还要高上不少,他乃是长春观中一位苗姓长老的独子,理当前途无量,却在这次探索秘境中身受重伤,从此根基受损,永远也破不了结丹,无奈之下他也只能熄了更进一的心思,开始帮着处理宗门内的各类俗事,由于其手段出众,因业获得了不少结丹长老的赞赏。

长春观对于谁来担当下一任国师,一直争执不休,皇室一脉的人肯定不用考虑,毕竟国师一职就是设置来限制皇室,若是让他们当了不那可就本倒置了。

可不是皇室一脉的人里,却又很少有人愿意接手玉壶留下的烂摊子.玉壶做的事说是为了小皇帝刘天明好,但实际上还是的变相打压了皇室一脉权威,若是做成了倒也罢了,如今不仅没做成,还搞臭了国师名声。

这个时候去接任,会被皇室一脉针对不谈,但凡有点什么轻微批漏,都会导致民间对长春观的评价进一步降低,“在这般背景下,苗轻赶鸭子上架,被几位长老联名钦点接下了这么个烫手山芋,那几位长老倒也不是想针对他,毕竟若是能将坏差事办好,能够获得的声望与好处可是百件好差事都换不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